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文臣 >陆游

陆游

发布时间:2018-03-20 11:41:29 更新时间:2019-08-25 阅读:490

黄昏,漫天丝雨,落红无情。病榻上的老人,气若游丝,将儿子们叫到跟前说,我即将离开人世间,才明白万事到头皆成空,唯一让我放不下的是九州大地仍未统一。待朝廷结束战争北定中原的时候,家祭切不可忘记告诉我。

这就是陆游著名的千古绝唱《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的一生,呼吸着时代的气息,呐喊着北伐抗金的战斗呼声,表现出高度的爱国主义热忱,在活着的最后一刻,还不忘心系家国天下。他生于名门望族,自幼聪慧过人。靖康之难后,北宋灭亡。四岁时,金兵南侵,其父改奔东阳,家境才逐步安定。

其父因主张抗金受主和派排挤,居家不仕。陆游亦因才华过人和主张抗金不能为秦桧所容,仕途不畅。

他满怀忧愤,写下《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通过写梅花所处的环境和面临的遭遇,所居非地、所遇非时,暗示自己的亦举步维艰,壮志难酬。以梅花自喻,借梅花孤高正直、操节自守、矢志不渝的高尚品质,抒发自己请缨无路、壮志难酬的苦闷。陆游早年因爱国议论触犯秦桧被罢黜,后来又因力说张浚用兵免职,他在南宋苟且偷安的环境中一直颇遭冷遇。“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即使不被理解重用,爱国之心却始终不减。

这首词也正是陆游一生孤傲,不与争宠邀媚、阿谀逢迎之徒为伍的真实写照。陆游一生似乎酷爱梅花,写下不少咏梅的诗词。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过时自合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

“品流不落松竹后,怀抱唯应风月知。”

“任是春风不管,也曾先识东皇。”

……

陆游:一生傲骨,半世深情

陆游

出生于两宋之交的陆游,民族的矛盾、国家的不幸、家庭的流离,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在他从军8年中,写下大量边塞军旅诗词,无一不是心系国家社稷,心怀抗金救国的壮志。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

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

此身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诉衷情》

陆游少年许国从戎,一心向往北伐中原收复失地,却屡遭罢黜,面对朝廷主主和苟安的艰难现实,他的抱负和夙愿,只能化作满腔忧愤。最终,他高亢的政治热情和爱国精神化作一首首悲壮沉郁、饱蘸血泪的诗词。

和戎诏下十五年,将军不战空临边。

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

戍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

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

中原干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

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关山月》

与金人议和的诏书已经下了十五年,将军不作战白白地来到边疆。深广、壮丽的贵族府里按着节拍演歌舞,马棚里的肥马默默死去、弓弦朽断。守望岗楼上报更的刁斗催月落,三十岁参军到如今已经白了发。从笛声里谁人知道壮士的心思。月亮白白地照射着出征将士的骨头。中原一带的战争古代也听说有,但哪有异族统治者能在中原传子传孙?沦陷的人民忍痛生存盼复国,今天晚上有多少地方的民众在流泪!

这首以乐府旧体写实事,作于陆游罢官闲居成都时。诗中痛斥了南宋朝廷文恬武嬉、不恤国难的态度,表现了爱国将士报国无门的苦闷以及中原百姓切望恢复的愿望,这是南宋当时的缩影,可谓字字铿锵,声声血泪。

他的一生献给国家,在四川从军八年后,满怀失望离开四川东归回乡。如今终于回到家乡,可是,故乡的亲友们已经很少了,皇上也不再对他感兴趣。“重到故乡交旧少,凄凉。却恐他乡胜故乡。”即使隐居乡里,却仍是一心操劳家国,以至于梦中还是金戈铁马征战沙土,“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住苍烟落照间,丝毫尘事不相关。斟残玉瀣行穿竹,卷罢《黄庭》卧看山。

贪啸傲,任衰残,不妨随处一开颜。元知造物心肠别,老却英雄似等闲!

——《鹧鸪天》

这是对造物主让英雄老去的控诉,实际上是对南宋统治者的不满,也是赋闲空老的不甘心。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可惜英雄迟暮,也是无可奈何。

纵使陆游一身傲骨,一生热血精忠报国,可是在他心中,却有一处柔软之地,触碰不得。那便是她的第一任妻子,唐婉。

两人本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结为连理也是天作之合,奈何唐琬始终无后令陆母不满,后陆母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琬。陆游曾另筑别院安置唐琬,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在陆游百般劝谏、哀求无效的情况下,夫妻离异,唐氏改适赵士程。

十年之后,陆游在沈园偶遇唐婉,昔日种种涌上心头,在他心中从未忘记过她。唐氏愈发憔悴消瘦,心中亦是思念着他,可惜二人情深缘浅,劳燕分飞。“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看着昔日心爱之人站在别人身边,二人亦回不到从前,伤心欲绝,在沈园城墙上写下流传千古的佳作—《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次年,唐氏再次经过沈园看见陆游题词,遂附一首《钗头凤》,不久便郁郁而终。两首词,却记载着两人的千古遗恨。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多年之后,陆游再游沈园,触景生情写下沈园二首。“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情,不知所起,一往无深。陆游亦在梦中再回沈园。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这个一生铮铮傲骨,心怀天下的爱国诗人,在漫长的岁月里,尽管政务繁忙,戎马倥偬,踪迹不定,迁贬无常,但是对于唐婉的怀念,深园的眷念,却愈久弥笃,愈老弥深。“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诉肠。”旧时漠漠,后梦茫茫,大限将至,却还是忘不了,放不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友情链接
携程旅行网-机票 丹东银行 我的恐龙免费版 面相 京门风月手游 pokemonmemhack air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