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水浒传人物 >晁盖

晁盖

发布时间:2018-03-21 11:29:41 更新时间:2020-04-06 阅读:1006

说起梁山好汉,晁盖是响当当的一个、受人喜爱的一个、不可忽略的一个。

他英风盖世、盛名远播。邻村做了一座青石宝塔镇妖降魔,将鬼怪赶至晁盖所在的东溪村,晁盖大怒之下独自涉水将石塔搬到自己村子里来,这样的勇力,绝不亚于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大宋宣和遗事》描写晁盖劫生辰纲事发后,县令差董平缉捕,没抓到晁盖,就把晁盖的父母捆去见官,途中遇着一个大汉,自称“铁天王”,把晁太公抢走了。董平后来成为梁山五虎将之一,武功了得,晁盖能从他手里抢回晁太公,足见勇武无敌。

他喜结好汉,声望很高。在乐善好施、仗义疏财方面,他一点不比宋江差。他气度和风采,受到各处英雄仰慕,这才有刘唐从山西远道而来,把生辰纲的消息报告给他。才有公孙胜从千里之外的蓟州前来告诉他生辰纲的押运路线。江湖中有如此声望和魄力的英雄豪杰屈指可数。

他重情重义,堪称江湖典范。刘唐夜卧灵官殿,被巡夜的都头雷横抓到以后,捆到晁盖家暂息。是晁盖冒名刘唐的舅父,好歹说情,并送雷横十两银子,才使刘唐得以解脱。上梁山后,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报宋江给他们通风报信的恩,派刘唐送一百两黄金给宋江。这是《水浒传》的描写,《大宋宣和遗事》上写的是送了一对金钗。大概施耐庵感觉一百两黄金比两对金钗更显得礼重。山寨的事刚有头绪,他就安排到济州大牢营救白胜。对于白胜这种有瑕疵的人晁盖也不嫌弃,而是看他的主流,看他与兄弟们并肩战斗的功劳。有人说白胜只是吴用救出来的,这话只说对了一半。派人去济州上下使钱,使白胜得以逃脱,是吴用具体操作的,但他是根据晁盖的指令做的。当时晁盖说要想办法把白胜救出大牢,吴用说:这事不用哥哥操心,我自有安排。得知宋江在江州即将被斩,晁盖心急如焚,立刻点起兵马,冒险远征江州,劫法场救宋江,对宋江的关切无以复加。宋江上山后,晁盖立马要让位给宋江,只是由于宋江不同意才没让成。宋江想搬取老父上山,晁盖坚决支持,并给他妥善行动的建议。在宋江遇险的情况下,还是晁盖派人接应了他,并把宋太公接到山上。白虎山到梁山求救,晁盖并没有因为是宋江的朋情而冷淡,反倒坚决地支持宋江等人带兵支持三山聚义打青州的战役。他对宋江的关心、爱护和支持,不只生前如此,死后都是如此。宋江打大名府的时候长了大背疮,晁天王还托梦给他,指点他派人去金陵找来安道全医治。如此种种,谁能说晁盖的义不是感天动地呢。

他秉持正义,疾恶如仇。做了梁山泊主,他就一改王伦时期不分好坏又杀抢的作法,而是只杀官不扰民,只劫富户不劫贫家。将领们第一次下山劫取富商的钱财,他就特意提示千万不可杀人。在他的领导下,梁山泊主要打击对象是害民的恶霸地主。冲州撞府时,开仓收财,除了供梁山军队使用外,还能分给群众一部分。说晁盖是梁山事业的创立者,并不是说他上梁山最早,而是说他与王伦的路线截然不同。王伦在梁山,充其量算是土匪,只有在晁盖到来之后,才有明确的政治路线和正确的指导方针,才代表了正义的事业。晁盖强烈的正义感,还体现在他对梁山形象的维护上。得知时迁在祝家庄偷鸡,他气愤地说:“俺梁山泊好汉,自从火并王伦之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仁德于民。一个个兄弟下山去,不曾折了锐气。新旧上山的兄弟们,各各都有豪杰的光彩。这厮两个用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吃,连累我等受辱”。如果不是宋江等人劝说,差一点把与时迁同来的杨雄、石秀给斩了。

晁盖

其实,智取生辰纲,也是晁盖秉持正义的一大证明。晁盖是个富户,吃不愁,穿不愁,四处施舍,用不尽的钱,以他的经济状况,根本就没有必要冒丧生毁家之险去拔蔡京的虎须。既然如此,那打劫梁中书的钱财,政治上、思想上的意义大于经济上的意义,他想杀一下贪官威风,把贪官们的不义之财夺回来。有人说晁盖等人劫取的生辰纲没有发给群众,而是几个人分了。可是,我们分明看到,上梁山以后,晁盖把劫取的生辰纲连同自己家里的钱财都拿出来公用。如果把晁盖看作是抢劫者,那就太不了解晁盖了,那无疑于盲人摸到象腿,直说那是柱子。

晁盖死得早,由于他在梁山事业中的至关重要的地位,与他有关的话题很多。

一个话题是:晁盖的家是哪里的

晁盖是郓城县的,这毫无疑义。《水浒传》这样写,《大宋宣和遗事》也这样写。所不同的,是《大宋宣和遗事》说他是郓城县石碣村的,而《水浒传》说他是东溪村的。好久以来,郓城有种说法,说晁盖是郓城城南晁庄的,晁盖智取生辰纲后上梁山,其家族为躲避官府迫害,迁到了晁庄。其实,《水浒传》中,东溪村和晁家庄都提到了,看来二者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甚至就是一个大村的两部分。据说,晁氏族谱中有个晁盍,他就是晁盖。在封建时代,草寇不能入谱,影响家族的声誉。修谱的时候采取了变通的办法,把“盖”字头上的草字头去掉,就成晁盍了。“盖”的繁体字,上部是本是有草字头的。城南晁氏,本是北宋晁迪的后代。晁迪兄弟三人皆居东京,其后,二支仍居东京,三支迁任城,长支晁迪的后代迁巨野,这一支,以晁迪为始祖,以著名文学家晁补之为五世祖,到十世祖的时候迁居郓城。晁氏是北宋历史上非常显赫的文官家庭,出过几十个进士。这样的家族,出一个给朝廷作对的人,把他砍头入谱,从道理上讲,似也说得过去。

一个话题是:晁盖与宋江究竟是什么关系

晁盖和宋江是要好的朋友,是亲密的战友,都是梁山首领的接力者。他们二人,互相关心,互相理解,互相支持,都是梁山大业的领导者。

有人总喜欢把晁盖和宋江放在对立的位置去理解。本不对立,却对立着看,不出偏差才怪。他们在文化、经历、性格、处事方法等方面,是有明显不同。比如,晁盖比较耿直,大气爽快,宋江比较婉曲,甚至被人说成奸滑。晁盖有些刚强,有时压不住火,宋江比较稳健。晁盖注重山寨的形象和首领的威严,宋江为了招安不惜在降将面前低三下四。晁盖只用堂堂正正的招数,宋江为达目的常常不择手段。这些不同很正常,任何人都会有不同。这并不意味着晁盖和宋江二人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斗争。在梁山上,主张招安和对招安反感都有,但最后还是统一到宋江的招安路线上来,这说明,宋江推行的路线,是站在整个梁山集团的利益上考虑问题的,并不是为他一人之私。何况,晁盖死的时候,招安的事并没有正式提上议程,《水浒传》也就没有明写晁盖与宋江之间有什么招安与反招安之争。央剧电视剧《水浒》与新版《水浒》写成他们之间有明确的意见分岐,这是后人改造的结果,原著没有这样写。当然,晁盖说过,要和大宋皇帝做个对头,如果他不死,仍然坐第一把交椅,那个时候与主张招安的人是个什么关系,也不好说。但,我们只看《水浒传》写了什么,书上没写的,猜测就没意思了。我们需要明确的是,所有的不同,与为共同的事业一起奋斗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

一个话题是:传位问题为什么那么复杂曲折

本来,晁盖与宋江,是亲密的战友,在梁山大业中都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两个人互相有恩,又互相维护。宋江刚上山的时候,晁盖就提出让位于他。晁天王归天后,以宋江在梁山泊的作为和影响,接着坐第一把交椅,那是顺理成章的事。何况此前的排名,他已经是第二名,接一般规则,硬往上推也能把他推成首领。还有,如果晁盖没有遗言,宋江也会自然成为领袖。可是,晁盖临终前偏偏留下遗言:谁擒得射杀他的人,就让谁当梁山泊主。这事,看来真的有些蹊跷。只是有一些聪明人妄加猜测。有的猜晁盖对宋江的为人很反感,不想让他领导梁山大业。更有甚者,无中生有,诬宋江派人射死了晁盖,金圣叹就有这样的说法。金圣叹还说,三打祝家庄、打高唐,打青州时,晁盖每一次要亲自下山,宋江都说:“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唯独打曾头市的时候,明知有险,却一言不发。金圣叹这话古往今来被不少人引用,其实他说错了。三打祝家庄时,宋江力主去打,他自己调兵,晁盖并未要下山。偏偏是打曾头市的时候,宋江还真的劝晁盖:“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看来,这错话假象还真能懵住一些人。胡编乱猜的这些人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带着这样那样的立场和偏见,以自己之心,度好汉之腹。他们满脑子想的就是窝里斗,你没写是吧,我猜着是。你没写我从砖缝里找细菌。其实,《水浒传》的作者是很高明,很有驾驭能力,他比谁都明白,他需要着力的,是写不得志的英雄好汉们如何与占据要津的贪官集团的斗争,揭露的是北宋朝廷的失政,他抓住了这个主要矛盾,对于起义军内部,重要的是写他们的团结一致共同对敌,而不是写他们勾心斗角。当然,有人猜晁盖看清了宋江要走招安路线,所以,故意不让他坐第一把交椅。要求能射杀史文恭者才可以当首领,谅他宋江也没有那样的武艺。这个事,从情理上分析,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晁盖心里想的什么,小说没写清,读者怎能说清呢。而我的感觉,晁盖更可能更多的从报仇上考虑,谁为老寨主报了仇,谁就是为山寨报了仇,谁为老寨主报了仇,谁就坐他那位子。或许《水浒传》这样写,是为了让故事曲折好看!

还有一点,就是打曾头市的时间问题。有人说宋江在晁盖死后把报仇的事故意放在一边,以守孝百日来拖延。其实,宋江是主张当时就打的,提出守孝百日的是吴用。吴用这样说,从封建时代的讲究看,也不是没有道理。还有,斗一时之气,是军事大忌。刘备为关羽发丧期间打东吴,惨遭夷陵之败,就是一例。客观上讲,先打大名府,赚卢俊义上山,正是为打曾头市为晁盖报仇积累了条件。

在卢俊义擒得史文恭后,传位矛盾的焦点集中在是按晁盖遗言办还是按对梁山的控制实力办。按晁盖遗言办,就是让卢俊义当首领。众头领有意见,卢俊义自己也不干。按控制实力办,就是让宋江当首领。众头领同意,卢俊义也同意,但有违晁盖遗言,宋江也不同意。宋江此时应当真的想让卢俊义坐第一把交椅,因为这样才是实现先主遗言名正言顺,况且卢俊义名望大,有利于以后顺利招安。只是有些人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宋江,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连金圣叹这样的文学评论大家,都说《水浒传》独恶宋江。这是由于金圣叹封建立场决定的,他对农民起义恨得咬牙切齿,不相信宋江这样的人会有忠义,所以,完全不顾《水浒传》作者要把宋江塑造成忠义化身的意图,硬把宋江说成奸滑小人。《水浒》说宋江好,他就说是反话。按这个逻辑看问题,那就什么都没办法说清了。

这个时候,如果宋江接过第一把交椅,不会出任何问题,但他不接。为了平息众将领劝他做寨主的想法,他自己出了个主意,就是抓阄,宋江和卢俊义,一个领着打东平,一个领着打东昌,谁先破城谁做山寨之主。最后,还是宋江先打下来,这时,他才做了山寨之主。

一个话题是:为什么晁盖不在一百零八将之列

梁山一百单八将是梁山泊起义的主体。但,梁山大业的创始人晁盖不在其列,未免让人思索。如果说《水浒传》“屏晁盖于一百零八人之外”,一个“屏”字,说明作者是有意的。但如果换个角度看问题,梁山好汉排座次的时候,晁盖早已升天,座次排的是活着的人,人死了,自然也就不用排了。这样的话,那《水浒传》的作者就不是有意排除晁盖。

《水浒传》把晁盖写成这样一个开创梁山大业的响当当的英雄人物,或许不是凭空而造。同时也要看到,梁山泊起义的首要领导,无论是史实还是小说故事,都是宋江。史书有宋江起义的记载而没有晁盖起义的记载。《水浒传》中宋江始终是个串连各路人马的关键人物,也是一个有思想、有谋略、有统御之术的人物,无论是笼络人心还是带兵打仗,他都有杰出的表现。《水浒传》起初曾叫《宋江传》。以宋江为核心的故事,自然要把他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这样才顺,才好写。如果把晁盖始终放在第一位,那,宋江往哪里摆呢?还有,《水浒传》从头到尾就是在宣传忠义,而主张招安的宋江,才是这种“忠义”的化身,而要和大宋皇帝做个对头的晁盖,则很难体现那样的忠义。

我们不妨这样理解,晁盖这个不列一百零八的人,实际上居于一百零八之上,虽然这个位置比较虚,但地位很高,象征意味很深。晁盖被称为“天王”,这个称谓,意味着把他看成佛教的广闻天王。广闻天王在印度是财神,晁盖的劫官分财、仗义疏财与之相似。广闻天王在中国唐代以后被尊为军队的保护神,晁盖生前死后保护着梁山军团,这也有共同点。晁天王升天后,所有的人不都为他守孝,梁山关键当口,都在祭祠他,这应当有祈求他保佑山寨众生的意思在。

其实,《水浒传》中晁盖这种不在众将之列的情况,在《大宋宣和遗事》中正是宋江的情况。人们常说“来时三十六,去时十八双”,这个三十六,在《大宋宣和遗事》和诸多元杂剧中,都不包括宋江,却包括晁盖。九天玄女给的天书上写得分明,这三十六人,归宋江统领。三十六人是将,三十六人以外的宋江是帅,都归宋江领导。只是到了《水浒传》里,似乎宋江和晁盖对调了,宋江成了一百零八的第一个,而晁盖成了一百零八以外的一个人,但一百零八人全都仰望他。知道这些,我们就可以大胆地说,《水浒传》中晁盖不在一百零八之列,并不一定是作者有意排斥他或低看他。当然,如果作者想通过这样的安排扬宋抑晁,那也顺理成章。可话又说回来,如果那样,干脆不写晁盖,反正他又不是正史上的人物,不是更直接吗?

安排晁盖先死,并非施耐庵。在《水浒传》以前的《大宋宣和遗事》和元杂剧中,晁盖都是先死了的。《大宋宣和遗事》中,宋江上山之前晁盖已死,他是从卢俊义和吴加亮手中接的一把手。元杂剧中晁盖之死是在三打祝家庄的时候,而不是在曾头市。晁盖被祝家庄的教师史文恭射中,为了征服史文恭,梁山好汉只得请与史文恭是师兄弟深知史文恭弱点的卢俊义上山,最终为晁盖报了仇。

或许,在人的感觉中和思想意义上,晁盖这样勇武刚强嫉恶如仇的信义之士更具英雄气质,一如项羽,虽然项羽败给刘邦,但他具有震憾人心的力量,不愧为真正的大英雄。

友情链接
有个性的网名 取名 八字五行起名 休闲益智手机网络游戏下载 横扫西游 快吧下载 图片编辑软件 360wifi驱动 真龙战魂手游 致命狙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