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名将 >隆科多

隆科多

发布时间:2018-03-22 11:29:26 更新时间:2020-08-28 阅读:1531

佟佳·隆科多(?-1728年),字竹筠,满洲镶黄旗人,清圣祖孝懿仁皇后之弟,一等公佟国维次子,清朝大臣。在有清一代,被皇帝公开以"舅舅"相称呼的,大概只有隆科多一人。就是这个隆科多,在康熙帝晚年诸皇子之间扑朔迷离、明争暗斗的皇位大战中地位非同一般,是康熙、雍正两朝皇权交替之际最为关键的核心人物。这与他在雍正即位之后飞黄腾达、显赫一时有着直接关系;他最终为雍正所猜忌,屡遭打击,直至被圈禁而死,实际上其根源也在于此。

隆科多(满语:穆麟德:Longkodo;?-1728年),字竹筠,清朝满洲镶黄旗人,佟佳氏,清康熙孝懿仁皇后(雍正 养母)之弟,一等公佟国维次子,康熙末年到雍正初年重臣。康熙二十七年(1688),授一等侍卫,擢銮仪使,兼正蓝旗蒙古副都统。康熙四十四年(1705),以所属人违法,上责隆科多不实心任事,罢副都统、銮仪使,在一等侍卫上行走。康熙五十年(1711),授步军统领,掌握京师警卫武力。康熙五十九年(1720),擢理籓院尚书,仍管步军统领。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清圣祖玄烨临终,王大臣受顾命者,惟他一人。他参预清世宗胤禛夺权。世宗之立,外得力于年羹尧,内得力于隆科多。

雍正即位,以拥戴殊勋,命与大学士马齐总理事务,袭一等公,授吏部尚书。旋以总理事务劳,加一等阿达哈哈番,以其长子岳兴阿袭。次子玉柱,自侍卫授銮仪使。隆科多备极宠任,呼为舅而不名。铨选官吏,不经奏请,任意为之,号为"佟选"。雍正元年(1723),与川陕总督年羹尧同加太保。雍正二年(1724),兼领理籓院事。纂修《圣祖实录》、《大清会典》并充总裁,监修《明史》。复与羹尧同赐双眼花翎、四团龙补服、黄带、紫辔。

雍正三年(1725),撤步军统领职务。玉柱以行止甚劣,夺官,交隆科多管束。羹尧得罪,上以都统范时捷疏劾欺罔贪婪诸状,及妄劾道员金南瑛等,并下吏部议处。上谕曰:"前以隆科多、年羹尧颇著勤劳,予以异数,乃交结专擅,诸事欺隐。"命缴上所赐四团龙补服,并不得复用双眼花翎、黄带、紫辔。及议上,以时捷劾,请罢羹尧任;以妄劾南瑛,请严加治罪。上以前议徇庇,后议复过当,责隆科多有意扰乱,削太保及一等阿达哈哈番世职,命往阿兰善等处修城垦地,谕曰:"朕御极之初,隆科多、年羹尧皆寄以心腹,毫无猜防。孰知朕视为一德,彼竟有二心,招权纳贿,擅作威福,欺罔悖负,朕岂能姑息养奸耶?向日明珠、索额图结党行私,圣祖解其要职,置之闲散,何尝更加信用?隆科多、年羹尧若不知恐惧,痛改前非,欲如明珠等,万不能也!殊典不可再邀,覆辙不可屡蹈,各宜警惧,毋自干诛灭。"


隆科多

雍正四年(1726),隆科多家仆牛伦挟势索赇,事发,逮下法司,鞫得隆科多受羹尧及总督赵世显、满保,巡抚甘国璧、苏克济贿。谳上,上命斩伦,罢隆科多尚书,令料理阿尔泰等路边疆事务。寻命勘议俄罗斯边界。雍正五年(1727),隆科多与沙俄谈判边境问题,即将成功,但由于结党营私,并私藏玉牒,抓到罪证立即谴其回京逮捕、抄家;十月,定隆科多41条大罪。 公元1728年,六月,隆科多死于禁所。长子岳兴阿撤职、次子玉柱发配黑龙江。

隆科多在失势之后,面临着的是空前孤立的境遇,不但外人弹劾的章奏如雪花片般纷而沓至,就连他的亲属也纷纷揭发他的罪行,父子反目,兄弟失和,甚至连庶母和弟妇也倒戈相向,而这一切,与其爱妾的惨毒的行止不无关系。有传闻说,隆科多的嫡子岳兴阿,因母亲被残害死于非命,痛恨乃父及其宠妾,待到隆科多罪行暴露,遂落井下石,"乃请清查家财入官,遂刑讯伊父爱妾,以报私恨。"时人不知就里,甚有议岳兴阿不孝,"残逆如此"。上面的传闻,基本属实,但就现有资料所证实,刑讯隆科多爱妾的却并非岳兴阿,而是隆科多的堂兄弟夸岱,夸岱为佟国纲的第三子,鄂伦岱及法海之弟。夸岱与隆科多为平辈之人,而隆科多的爱妾毕竟是他们家族的成员,中国人向来主张家丑不可外扬,故而雍正择其审理此案,在人选上是比较恰当的。至于岳兴阿有无借机报复,我们无从得知,不过伊父爱妾在名分上究属其庶母,皇帝定然不会指派这个差事给他,但私下里有无请托堂叔伯为自己出气,则很难有所定论。

说起隆科多的这位爱妾,那可着实不简单。她本人当时已并不年轻,据现有资料显示她与隆科多相守至少超过三十年,二人感情甚笃,隆科多对她的痴迷绝非如一般人想象的那样能用"美色惑之"就解释得清的。此女闺名为四儿,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她与隆科多的元配夫人渊源颇深,曾为隆科多岳父大人的侍妾(夸岱奏折言"隆科多娶于舅氏,嬖其侍妾",舅氏可以解释为舅舅,亦可解释为岳父,结合前后文,理解为岳父毫无争议,只是是否可以理解为舅舅,还尚待商榷。如果是作舅舅解,则隆科多元配夫人则为伊表妹。),其出身与《红楼梦》中的秋桐极为相似。

不过即便如此,隆科多妻妾之间的关系却差到了极点,(甚疑四儿并非隆科多岳父转送于伊,而是隆百般设计强夺,其妻亦从中为梗,使四儿久不得逞其志,二人是以结怨甚深)一如传闻中所述,隆科多的元配确实是"死于非命",不过其惨状却很难为外人道,夸岱之形容亦不过六个字而已--"致元配若人彘",但这寥寥数字就足以骇人听闻了。而他们所造之孽,恐非仅此一命,据《永宪录》所载隆科多曾"娶红带之女为妾,逼勒自缢",如果确系属实的话,则推断为四儿所凌逼,只怕并不为枉。

隆科多的父亲佟国维是康熙的二舅兼岳父,康熙五十八年去世,"祭葬如例",而迎送皇帝派去处理丧事的内务府官员的,却不是隆科多的夫人,而是她的小妾四儿,隆科多此举显然是刻意的,为了表明、彰显四儿的名分,四儿此时也俨然以命妇自居,履行了"子妇"的义务,隆科多的"白发老母"赫舍理氏见此情此景,十分悲愤,又无可奈何,于第二年便"饮恨而没"了,至此家中已无人能管得了隆科多的私事了。

隆科多对自己的小妾极为骄纵,也就养成了四儿颐指气使、目中无人的性格,隆科多令四儿随班命妇出入禁门,"车前对马叱人避道,毫无忌惮",显得十分跋扈专横。这还不算,她还插手隆科多的公事,如大贪官江宁巡抚吴存礼为了自己的仕途,从康熙年间到雍正初年就不断的向朝中的显贵要员等行贿,累计共馈送二百二十六人,高达四十四万三千余两。其中鄂伦岱、阿灵阿、苏努父子皆榜上有名。此外皇帝身边的大太监魏珠以及允禟的太监何玉柱等人也在其中,可以说从各部的尚书,奏事官员,到允祉、允禩、允禟、允礻我、允裪、允禑等康熙诸皇子府上的太监家人吴存礼全都打点了个遍。而隆科多接受吴存礼馈银一万二千两,为其办事,据说就是四儿的主意,而隆科多不过是"听其指挥,不违颜色"罢了。

友情链接
手掌模拟器 大富翁9无限钻石版 最终幻想9汉化版 YY大神免费版 部落冲突 今年犯太岁属相 卜卦算命 热血格斗传说 节奏大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