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名人之死 >纳兰容若

纳兰容若

发布时间:2018-03-19 10:43:58 更新时间:2019-09-06 阅读:586

他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擅诗词;他深受康熙宠爱,晋升为一等侍卫,随皇帝南巡北狩,游历四方;他,就是“满清第一词人”纳兰容若。可就是这样一位旷世才子,却在31岁时因病撒手尘寰,给后世留下了无尽的遗憾。

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一年后太子更名胤礽,于是纳兰又恢复本名纳兰成德。号楞伽山人。清朝著名词人。父亲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一代权臣纳兰明珠。母亲爱新觉罗氏是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其家族——纳兰氏,隶属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纳兰性德的曾祖父,是女真叶赫部首领金石台。金石台的妹妹孟古,嫁努尔哈赤为妃,生皇子皇太极。

他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擅诗词;他深受康熙宠爱,晋升为一等侍卫,随皇帝南巡北狩,游历四方;他,就是“满清第一词人”纳兰容若。可就是这样一位旷世才子,却在31岁时因病撒手尘寰,给后世留下了无尽的遗憾。王国维先生说他是“千古伤心人”,那么,是谁给他带来那么多的忧郁和伤心?现在,我们就从他的悲情词歌中去探寻纳兰容若的情感世界,去体会他对妻子卢氏的一生痴情。

一、桃花影里誓三生

相信很多人初识纳兰容若,除了他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再就是入选小学语文课本的《长相思·山一程》。一个手握书卷的文人,却如此飘逸卓然,里面的淡淡忧伤,轻轻长叹,让人浮想联翩,感同身受。作为当朝重臣明珠的公子,理应是春风得意,踌躇满志,是谁让他如此忧郁,如此落寞?

早在17岁那年,纳兰容若与卢氏就有过一面之缘。在京城广源寺后庭,一群少女正在背诵“秋水轩唱和”词集。容若悄悄走近,却被众女子发现。尤其一位素净的女子,那回眸一笑的神情,让容若念念不忘。容若当即便作了一首《贺新凉》赞颂那位女子。虽然是懵懂年华,但那心灵的碰撞,却让容回味无穷。

1674年,二十岁的纳兰容若迎来了他的新婚大喜,娶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为妻。是年卢氏年方十八,“生而婉娈,性本端庄,贞气天情,恭容礼典。”当容若得知卢氏就是三年前那位清丽的女孩时,惊喜不已,原来,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这就是他生命中永远携手的另一半。从那时起,容若便开始了他的半生痴情。

卢氏不仅是容若生活的伴侣,更是容若难觅的知音,正所谓“抗情尘表,则视若浮云,抚操闺中,则志承流水”。夫妻二人度过了三年无比甜蜜的日子,那种恩爱,在容若的诗词中尽情展现。

他们在花园里尽情游玩,温馨浪漫:“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巡檐笑罢,共捻梅枝”、“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下萧萧井梧叶”;他们猜书赌茶,爱在其中:“五字诗中目乍成,手挼裙带那时情”、“赌书消得泼茶香,翻遍眉谱只寻常”;他们在灯前相依相偎,恩爱非常:“灯前拥髻,横眸处、索笑而今已矣”、“乍偎人,薄嗔佯笑道,绮窗吟和”“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他公务出外,对妻子无比思念:“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客夜怎生过?梦相伴,绮窗吟和,薄嗔佯笑道”;他们互诉衷肠,相对盟誓,约定生死不渝,不离不弃:“桃花影里誓三生,药阑携手销魂侣”、“犹记回廊影里誓生生”……

才子佳人,相亲相爱,山誓海盟,生死不离。

二、谁念西风独自凉

可是,命运无情,天妒良缘。1677年五月三十日,因难产而病的卢氏,在容若的怀中缓缓闭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容若,从此夫妻二人阴阳两隔。容若紧紧握着妻子冰冷的双手,欲哭无泪。爱妻的逝去,对容若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三年的相聚,是如此短暂,留给容若一世的忧伤。妻子是他生命和精神的支撑点,“知己一人谁是?已矣”。从此,容若“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人去楼空,勾起了容若无尽的哀伤和悲痛。清明、七夕、中秋、重阳、妻子的忌日与生辰,花园、回廊、书房、坟头……处处都牵动着容若的情思,时时都揉碎着容若的肝肠。

悼亡妻子,每每让容若柔肠寸断,泪如雨下:“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清泪尽,纸灰起”、“谁念西风独自凉”,“回廊一寸相思地”、“十一年前梦一场”,一生相思,一世清泪,让人不忍阅读。

容若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想为妻子画张像,可是“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今生既已相离,来世再做夫妻,“待结个、他生知已”;他希望与妻子生死相随常相伴,共化蝴蝶双双飞,“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容若如此痛悼妻子,而妻子卢氏也通过托梦表达对丈夫的思恋:“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真是生也相依,死也相随。

容若的悼亡词数量之多,在古代文人中首屈一指。别人或一二首、四五首而已,但容若的悼亡词多达四十多首,可见其对爱妻的思念情深;容若的悼亡词时间跨度之长,别人也是无法相比的。从爱妻去世,到自己的生命终结,容若的心始终都在追思爱妻;容若的悼亡词情真意切,每一首,都绵长细腻,撼动人心,跨越生死,催人泪下,让世人看到了一个因失去妻子而悲痛欲绝的痴情男人。卢氏在他的心中的位置,是谁也无法替代的,包括续娶官氏、偏房颜氏、小妾沈宛。

容若一生都没有走出对妻子的思念,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妻子写哀词,直至生命的尽头,刻骨铭心,至死方休。容若,你是如此痴情,你把最长的思念献给了妻子,你把最美的诗词留在了世间。

三、只应碧落重相见

为了见证爱情永远,当年,容若和妻子卢氏一起在庭院中植下合欢树。合欢,在他的眼里和心里,都是甜蜜爱情的回忆。卢氏去世后,合欢花,就只开在容若的梦里,“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我心爱的妻子,你等着,终有一天,等合欢花开放的时候,我再和你相聚。

1685年五月二十二日,容若与朱彝尊等文友宴集于自家园林中的合欢树下。对着盛开的合欢花,纳兰容若作了一首五律《夜合花》,其第一句为:“阶前双夜合,枝叶敷花荣。”也许,他看到合欢花,自然想起了与妻子的誓言。第二天,容若便卧床不起,七天后的五月三十日,忧郁和寒疾夺去了容若的生命,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三十一岁。

八年前的这一天,妻子离他而去。曾记得,花前盟誓,不求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月同日死。如今,合欢树的花儿又开了,一如八年前的那一天。我深爱一生的妻子,我来了,在另一个世界,我执子之手,和你笑,为你歌,再续这断了八年的爱。

“只应碧落重相见,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刚作愁时又忆卿。”八年的哀伤和思念,一点一滴的耗尽了容若的生命,直到生命的烛火熄灭,他的爱情悲歌方才悄然而止。从此,世上又多了一段生死相依的爱情传奇。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容若曾刻有一方印章,印文为“自恨多情”,他也曾感慨自己“自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容若用真心书写,用灵魂吟唱,感伤那永远逝去的爱情,字字浓烈,句句血泪。卢氏的温柔与早逝,也成就了容若流芳千古的诗词。容若的词风和痴情,也影响了一代名著《红楼梦》,据说乾隆看完《红楼梦》后曾叹道:“此盖为明珠家事作也。”

徐志摩说,“容若君度过了一季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是的,他的一生痴情,将伴随着他的绝世诗词,永远感动着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

一生痴情知为谁,千古伤心双泪垂。

友情链接
喵星大作战 郑州银行 影视欣赏 梦见飞龙 梦见刑警 邢姓女孩男孩名字大全 詹姓起名字大全 王者荣耀法师铭文怎么搭配 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