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名将 >刘锜

刘锜

发布时间:2019-01-10 11:45:21 更新时间:2019-04-29 阅读:195

武穆,“威彊叡德曰武,克定祸乱曰武,刑民克服曰武,夸志多穷曰武”,“布德执义曰穆,中情见貌曰穆”,是帝王将相常用的谥号,而知名度最高的莫过于岳飞了。而同样在南宋,同样是抗金将领,同样谥号武穆的刘锜,却知之甚少。


徽宗宣和年间,刘锜由高俅推荐入朝,担任阁门祗后。宋高宗继位后,特授他阁门宣赞舍人,知岷州,为陇右都护,成为专门对西夏作战主力部队的一名指挥官。由于他作战勇敢,夏人畏之如虎,就连夏国境内的妇女儿童都知道他的威名。据史载,“夏人儿啼,辄怖之曰:‘刘都护来!’”小娃娃就立马不敢再哭了。当张浚代表朝廷宣抚陕西时,看到刘锜是个奇才,任命他担任泾原经略使兼知谓州(今甘肃平凉)。富平之战失利后,他率部退驻德顺军。不久金兵攻打谓州,部将李彦琦降金,谓州失守。为此,刘锜被降职为知锦州兼延边安抚。

绍兴三年(1133年)复职,担任宣抚司统制,与吴玠分别负责守卫陕西和四川。以后又被召入京城,任江东路副总管。六年(1136年),提举宿卫亲军。刘锜还把王彦部下前护副军(即八字军)和解潜部下的骑兵整编为前、后、左、右、中、游奕6军,每军各编1000人,分由12位将领指挥,经过严格训练,成为一支精锐的野战军。十年(1140年)五月,金主撕毁与宋朝签定的和平协议,向南宋大举侵犯。刘锜当时正担任东京(今河南开封)副留守、节制军马。他分析金兵南下必然要首先占领东京,再而进攻顺昌(今安徽阜阳)。

刘锜根据这一判断,就预先率领3000人退守顺昌,准备在此死守,以阻止金兵继续南犯。为了坚定将士们的守城决心,他派人把颖河等水道的所有船只凿穿并沉入河中,向广大官兵们表示“破釜沉舟”,不留退路,只有决一死战才是唯一的出路。又将自己和部将们的家属安置在寺庙中,四周堆放柴草,派兵守护,并对卫兵们说,如果城池失守,就从他的家属居住的地方放火烧起,不让一户家属落入金人的手中。“于是军士皆奋,男子备战守,妇人砺刀剑,争呼跃曰:‘平时人欺我八字军,今日当为国家破贼立功。’”顺昌被数倍于守军的金兵围攻4昼夜,将士们同仇敌忾,浴血奋战,誓死与城池同在,经过无数次血战,杀敌不计其数,城池完好无损,非常成功的完成了这次以少胜多、以弱制强的战略阻击任务。

金兀术得知顺昌失利,立即亲自率领10万大军增援。刘锜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决定智取。部将曹成等2人在得到刘锜面授机宜后,便率部去迎击金兵,但未经几个回合,2人便假装坠马被金兵俘获。金主在审问时,曹成按照刘锜事先所编造的话回答说:“刘锜是太平边帅子,喜声伎,朝廷以两国讲好,使守东京图逸乐耳。”金兀术根据口供判定刘锜是一个花花公子,很看不起他,认为这样的将领不堪一击,所以就不带攻城重武器,轻装前进,直逼顺昌城外扎营,连亘15里,全军毫无戒备思想。而这边刘锜也按兵不动,只是先派人悄悄的在颖河中投毒,数日后金兵多数病倒,失去战斗力大半。刘锜认为时机已到了,他组织一支队伍,人人手持长柄斧和长把标枪,排在阵地的前列,专砍敌人首先冲过来的骑兵的马腿。而待骑兵倒地后,再用标枪刺杀,结果大破金军的所谓“铁浮图”和“拐子马”(骑兵军)。经此一战大败金兵,刘锜的威名也在全军中传开,“顺昌之战”也被金兵视为恐怖的末日。第二年,金兀术再次率大军南侵江淮地区,宋廷也再次命令刘锜率军迎战。刘锜仍然运用顺昌战役的打法,首先大破金军的铁骑兵,一经接触,金兵们就惊呼“此顺昌旗帜也”,便抱头鼠窜逃命。

但是,此次大捷,不仅未能给刘锜带来好运,却反而遭到朝廷主和派的妨恨,被派往荆南府、潭州(今湖南长沙)任地方官。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主又调60万大军南犯,在出发前分配作战任务时,攻打宋军各将领的任务都一一落到实处,唯有攻打刘锜一部的作战任务,全军无一人敢于应声接受。金主完颜亮气愤得咬牙切齿,决定亲带大军与刘锜决战。当时刘锜担任江、淮、浙西制置使,节制诸路军马,总指挥部设在清河口。金兵这次不敢怠慢,采用毛毡裹船运粮,刘锜则派游泳好手潜入水中凿沉金人的粮船。金军一面留精兵与刘锜相对抗,另以重兵转入淮西。属刘锜节制的大将王权却被金大军吓倒,不听调遣,不战而逃,彻底破坏了刘锜的作战布署,不得不暂时退守扬州。金军也派万户高景山进攻扬州,两军在皂角林,经过一番激战,高景山被打死,并俘虏数百人。不幸此时刘锜身染重病,只得留侄儿刘汜率1500人扼守瓜州渡口,命部将李横率8000人固守扬州城,自己暂赴镇江养病。


宋廷任命知枢密院事叶义向总指挥江淮战役,他首先来到镇江,见到刘锜已经病重不起,就临时任命李横代理刘锜的指挥权,可是,当金兵直逼瓜州时,刘汜首先败退,李横孤军不能抵挡,左军统制魏友、后军统制王方战死,刘锜一手训练而又身经百战的一支铁军就这样几乎全军覆没。刘锜本人被召还京城,暂时安排在试院内闲住,等待处理。次年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闰二月,刘锜“呕血数升而卒。赠开府仪同三司”,后谥“武穆”。



  三国时期,曹魏有一名将张辽,字文远,合肥一战,曾经以八百人大破孙权的十万兵马,威震逍遥津,当时江东人吓唬小孩,一提张辽大名,可止儿啼。刘锜之勇,不亚于三国张辽,当时宋高宗赵构派他去甘肃为陇右都护,专门防范西夏。由于对西夏作战屡屡取得胜利,西夏人非常害怕刘锜,乃至西夏的小孩啼哭,西夏人便以刘锜的官号吓唬小孩,“再哭,再哭刘都护就来了”,于是小孩立即止住哭声。可见西夏人害怕刘锜,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不但西夏人怕刘锜,就连金人也象怕宗泽、岳飞一样怕刘锜,金朝皇帝完颜亮,是一位志在统一全国的帝王,曾有诗曰:“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完颜亮是中国历史上在北京建都的第一位皇帝,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其率军南下攻打宋朝时,却下令“有敢提及刘锜姓名的,罪不容恕”,可见金人上至皇帝、下至兵卒对于刘锜的惧怕。完颜亮派将时,金军无一人敢于领命攻打刘锜部队,完颜亮只好自己御驾亲征率部攻打,成为历史上的一段奇闻。
  
  如此被外敌惧怕的这样一位大将,却有一位“奸臣”伯乐,他就是《水浒传》中最着名的奸臣高俅。在水浒传中,大英雄林冲被高俅害的家破人亡,杨志也被他害的走投无路,梁山好汉们没少受他的气。不过,这位高俅并不是一点好事没做,不然他光会踢踢球,也做不到当朝太尉。抗金名将刘锜人生中第一位伯乐,便是高俅。正是高俅,见刘锜是将门之后,武艺高强,谋略出众,向宋徽宗赵佶推荐刘锜当了阁门祗候,这是一个可以零距离接近皇帝的差使,为刘锜发挥他的军事才能,走上仕途道路打下良好的基础。
  刘锜:与岳飞抗金齐名,西夏畏之如虎
  不一样的官二代,效仿项羽“破釜沉舟”,成就“三大战役”
  
  刘锜乃将门之后,其父名叫刘仲武,官拜泸川军节度使,相当于现在的大军区司令员。所以可以说刘锜是标准的“官二代”。不过,刘锜这个“官二代”并没有成为高衙内一样的纨绔公子,而是受乃父影响,成长为一位顶天立地的抗金名将。名门出虎子,刘锜既继承了父亲的志向,又继承了父亲超常的武艺,走上抗击西夏与抗金前线后,其战绩超过乃父。南宋有中兴十三处战功,其中“顺昌之战”、“柘皋之战”、“皂角林之战”三大战役由刘锜亲自指挥,均取得重大战果。其中“顺昌之战”、“柘皋之战”金军主帅均为金兀术,“皂林角之战”金军主帅为金主完颜亮,可见金人对刘锜的忌惮,宋朝廷对刘锜的重视。
  
  三大战役之中,最有名的是顺昌之战,该战刘锜效仿项羽的“破釜沉舟”,与项羽不同的是,刘锜不但把所有舟船凿沉了,让将士们没了退路,还把将士们的家属安置在一座寺庙中,四周围上柴草,如果战斗失败,则将柴草点燃,玉石俱焚。将士们不能当俘虏,家属们也不能当俘虏,而刘锜的家属,也在这座被柴草包围的寺庙中,这就是刘锜的战斗决心。
  
  刘锜的“破釜沉舟”让妇人们也拿起了刀剑,誓与顺昌共存亡。该战大破金军的“铁浮图”和“拐子马”,令金兀术胆寒,不得不退兵。在其后的“柘皋之战”中,刘锜率部再次以坚强的决心和巧妙的战术破敌,受过顺昌之败的金兵望风而逃,惊呼“此顺昌旗帜也”!“柘皋之战”是宋、金绍兴和议前的最后一次决战,在刘锜的亲自指下,该战宋军取得重大胜利。
  
  汗青留名为将,死后封王成神,刘锜竟也有武穆之名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刘锜去世后之后,取得的荣誉比岳飞一点也不差。谥武穆,追封吴王,加封太子太保。这个荣誉和岳飞伯仲之间。岳飞被评反后,其谥号也是武穆,追封鄂王。宋史之上,将刘锜与张俊、岳飞、韩世忠并为名将,史称“张、韩、刘、岳”,南宋史官章颖,为南宋名将写史时,专门写了《刘、岳、李、魏传》,这四将为刘锜、岳飞、李显忠、魏胜,其中刘锜竟然超过岳飞居首。这四将并非功勋最大,而“皆志未尽展,时不再来,失机一瞬之间,抱恨九泉之下”的人。也就是说,史官章颖对这四人深以为憾,遗憾他们“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平生大才,由来各种原因未展其志,可见刘锜在史官心中的份量,甚至超过了岳飞。元朝丞相脱脱,将刘锜与韩信相比,认为“刘锜神机武略,出奇制胜,顺昌之捷,威震敌国,虽韩信泜上之军,无以过焉”,明朝大思想家王夫之甚至认为,如果倾南宋之力,岳飞之志,加上韩世忠、刘锜、吴玠、吴璘等将为羽翼,完全可以复汴京、收陕右,恢复北宋的疆土。中兴四将之中,刘光世有“逃跑将军”之名,名不副实,按理说应该以刘锜代之,才能恢复历史的本来面貌。
  
  比其他南宋名将更为荣光的是,刘锜死后,竟然被民间奉为神灵,享受关圣一般的待遇。刘锜是什么神呢,灭蝗保穑之神。原来,刘锜曾当过一段地方官,为淮南、淮东、浙西制置使,当地闹煌灾,刘锜率领百姓奋力灭煌,保住了庄稼,得到了百姓的普遍尊敬。宋理宗顺应民意,在刘锜去世后加封他为“扬威侯暨天曹猛将之神”,民间称他为“待猛将”。生前抗金灭煌,死后封王成神,刘锜之名,可谓不朽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