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文臣 >徐有贞

徐有贞

发布时间:2018-07-09 11:02:33 更新时间:2019-04-04 阅读:351

徐有贞

第二名:徐有贞(1407-1472)总分 565分

原名徐珵,因提议南迁给皇帝留下坏印象,后改名徐有贞

科举 ★★★★★ 94分

徐有贞 “宣德八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明史)

《名山藏》说得更详细“既以进士授庶吉士,宣宗试其文第一,以为翰林编修。”

文艺 ★★★★★ 95分

徐有贞诗词、书法都被明人推许。

《名山藏》有一则轶事,徐有贞入京之初,有人把他推荐给祭酒胡俨。胡俨看其身材短小,有些轻视,就推称有病,睡在床上出题测试徐有贞,结果徐有贞作诗完成,“蹶然惊起,绕床行”。(“俨以其短小易焉,方谢病伏枕试有贞,诗既成,蹶然惊起,绕床行,诵曰:君鼎铉器也,遂为忘年交”)

其诗词被不少明人笔记转抄传诵,有一定影响。

《尧山堂外纪》记载“徐武功送姚诗云:“袖归白璧原无玷,移去寒梅不改香”,又记载“徐武功晚年游浪山水,尝登灵岩,调《水龙吟》自慰云……”“徐武功又有《登狮子山》诗云:……”

祝允明之《野记》把徐有贞作为英宗以来文学之代表人物:“英宗以来,道学称薛文清公,后来如吴与弼、陈献章辈;博学有山西石宗,人鲜知,后称丘相等;文学杨文贞公,后称徐武功等”

俞弁《逸老堂诗话》也推崇徐有贞之诗词:

“近见天全翁徐武功墨迹一卷於友人家,笔画遒劲可爱。其词云:‘心绪悠悠随碧浪,良宵空锁长亭。……’天全文集中皆不载,是以知散佚诗文尤多”

又称徐有贞《水龙吟》脍炙人口:

“武功伯徐公,天顺间,遭谗被逐,放归田里,自号天全翁。与杜东原陈孟贤诸老登临山水为适,不驾官船,惟幅巾野服而已。所至名山胜境,赋咏竟日忘倦,或填词曲以侑觞,其风流仪度,可以想见。其游灵岩《水龙吟》词云:

……

此词脍炙人口,盛传於世。公年六十六而卒,墓在吴县玉庶山。吴文定公有诗吊之云‘众口是非何日定,老臣功罪有天知’之句。”

晚明文学家袁宏道有一篇文学评论性质的文章《叙姜陆二公同适稿》,颇为精彩,徐有贞也在其褒扬名单中:

“至于今市贾庸儿,争为讴吟,递相临摹,见人有一语出格,或句法事实非所曾见者,则极诋之为野路诗。其实一字不观,双眼如漆,眼前几则烂熟故实,雷同翻复,殊可厌秽。故余往在吴,济南一派,极其呵斥,而所赏识,皆吴中前辈诗篇,后生不甚推重者。

高季迪而上无论,有以事功名而诗文清警者,姚少师、徐武功是也。铸辞命意,随所欲言,宁弱无缚者,吴文定、王文恪是也。气高才逸,不就羁绁,诗旷而文者,洞庭蔡羽是也。有为王、李所摈斥,而识见议论,卓有可观,一时文人,望之不见其崖际者,武进唐荆川是也。文词虽不甚奥古,然自辟户牖,亦能言所欲言者,昆山归震川是也。半趋时,半学古,立意造词,时出已者,黄五岳、皇甫百泉是也。画苑书法,精绝一时,诗文之长,因之而掩者,沈石田、唐伯虎、祝希哲、文徵仲是也。”

徐武功即徐有贞在“有以事功名而诗文清警者”之列,能入得袁宏道之眼,其水平自不容低估。

徐有贞也是明代书法家之代表人物。明人谈论书法,往往以徐有贞为代表。

文震亨《长物志》列举历代书法名家,到明朝时则言:“我朝则宋文宪濂、中书舍人燧、方逊志孝孺、宋南宫克、沈学士度、俞紫芝和、徐武功有贞,……”

徐有贞

祝允明《书述》也是专论书法之文,称“若徐武功、刘西台、吴文定、李太仆咸为近士瞻望”

徐有贞

董其昌之《容台集》认为徐有贞之书法相比其他明人而言更得怀素之神韵:

“予为诸生时馆于嘉禾,与项元汴交善。屡得借临,因知本朝解学士、张南安仅得形骸之似,惟徐武功庶几十三。盖怀素虽放纵不羁,实尺寸古法,如圣母碑,与右军相去不远也。”

董的《画禅室随笔》“临怀素帖书尾”一条则说“本朝学素书者,鲜得宗趣。徐武功、祝京兆、张南安、莫方伯,各有所入。”

徐有贞

徐有贞之文艺水平给个95分不为过。

武艺 ★★★★★ 100分

徐有贞为一文人,然其武艺之高,凌驾在以武力著称的武人之上,达到惊世骇俗之境地。可以打一百分了

徐有贞之武艺,《明史》里只是一笔带过,“有贞既释归,犹冀帝复召,时时仰观天象,谓将星在吴,益自负。常以铁鞭自随,数起舞。” 这里只是说徐有贞以铁鞭自随,数起舞。还不能让人完全了解其武功之高。

《荷牐丛谈》里有更详细之记载:

“如徐武功有贞,平生倾险狡忮无论已,然好习兵法及刑名、水利诸家言,于天文、风角、占验尤精究。人或谓此岂公职耶?则笑曰:待职而后习已晚矣。金齿赦归,复冀召用,夜观干象,以将星在吴分,惟已可以当之,每蚤起,使铁鞭数十回以当连甓,及韩襄毅雍起督两广,乃愠曰:孺子亦应天象耶!平居怏怏,醉酒则绕屋驰走,连声呼曰,不知我。杜堇者,门下士也。一夕觞之酒,忽问曰,汝谓何等人可以作宰相?堇谢「不知」。曰:左边堆数十万金,右边杀人流血,而目不转睛者乃真宰相也。

有力士李金枪者,武艺绝伦,祝参政颢挟以自卫,乃造祝所试之,李运枪庭中,首肯曰:信佳,然步枪法,能骑枪乎?李亦如命。则哂曰:疏矣!李跪请教,不答。明日往见,乃呼家人以吾棒来,棒乃纯铁,重六十余斤。顾李曰:盍试诸!李谢不能。公笑起,运棒如飞,时时及李颈,李慑汗不敢起,公掷棒叱之去。曰:吾岂与若斗技者耶!”

每天早起使铁鞭数十下,是徐有贞的日常锻炼。这个铁鞭分量应该是挺重的。按文中所说李金枪是祝颢的贴身保镖,武艺绝伦,已算得上是武林高手一流人物了。但在徐有贞面前,不堪一击。徐有贞用的铁棒,重达六十斤,运棒如飞,把李吓得汗不敢起。徐有贞武艺高到这个程度,武将中也难寻敌手了,文官中更无可匹者。

徐有贞品格不算高,明人无夸张其能力之必要。其武力慑服李金枪之事,当属真实。焦竑《玉堂丛语》也记载此事,不过是李金枪上门拜访,而非徐有贞到祝颢住所:

“力士李金枪来吴,徐武功召试其艺,李运枪庭中,公哂之,呼家人:‘取吾棒来。’棒乃纯铁所为,重六十余斤,顾李曰:‘盍试诸?’李谢不习。公笑起,运棒如飞,时时及李颈,李慑伏,不敢起。公掷棒叱之去,曰:‘吾岂与若校技者耶!”

林时对之记载或另有所本。

军事 ★★★★☆ 90分

徐有贞以军事能力自负,以将星自命,这从明史中“时时仰观天象,谓将星在吴,益自负”的记载也可见。

《明语林》对此事有更生动之记载

“徐武功自金齿归,览玄象以将星在吴,每晨起运铁简,冀复起用。及闻韩襄毅镇两广,乃投简太息曰:‘孺子能将乎?’居尝咄咄,绕屋驰走,曰:‘人不知我!’”

徐有贞又有《文武论(前)》、《文武论(后)》两篇雄文,大力论证文、武当合一,儒者应该文武兼备,其言曰:

“文武为二事,则天下无全才。天下无全才,则吾道之用阙。吾道之用阙,而天下之事不治。夫文武皆吾道之用,固儒者之事也。为儒而不备文武者,不足以为儒”(见《武功集》)

明人评价也多称他晓畅兵事。焦竑《玉堂丛语》中说:

“徐有贞欲为有用之学,凡军旅、刑狱、水利之类,无不讲求其法,一一欲通之。或曰:‘公职业在文字,事此奚为?’公曰:‘此孰非儒者事?使朝廷一日有事用我辈,吾恐学之已无及矣。’闻者以公有远大志。”

《列朝诗集》收录何允泓所做“徐武功有贞”一诗称颂徐有贞

“武功志高诡,其才更飚飘。晓畅兵农事,旁谙占测术。明兴治渠者,公纻迥无匹。”

不过徐有贞始终没得到一个大的施展军事才能的机会。正统年间“时承平既久,边备媮惰,而西南用兵不息,珵以为忧。正统七年疏陈兵政五事,帝善之而不能用。”

然后就是土木堡之变,徐有贞因建议南迁,被痛斥,颇为狼狈。不过其有才的名声还是起了作用,《名山藏》言:

“然物论谓有贞才也。是时出文臣十五人,屯守中原要害,有贞敕镇河南彰德,得便宜行事。河南民闻虏惊窜山谷,有贞驰招之。从以才吏四人,吏相告报则皆出。因下教集兵,兵徒至者多太行群盗,有贞什伍之,不尺籍,曰:‘事宁听若等之所之’,皆喜自效。”

好景不长,没多久,就被召回:

“虏退召还,升右春坊右谕德,仍兼侍讲,非其好也”

此后徐有贞在治河方面,大展手脚,但一直到英宗复辟获罪流放,在军事上也没得到什么展现机会。他后来绕屋暴走,愤懑于“人不知我!”,也非无因。

其军事能力上限不得而知,没有太大表现机会,就只能给90分了。

思想 ★★★★☆ 90分

徐有贞的前、后《文武论》,倡言文武合一,虽非正论,也系感于时弊所发。其论曰:

“今也文不知武,武不知文,天下之人各尚其所好,以自传于二者之习。呻吟呫哔,诩诩弄笔者,则自谓之文;跳梁搏攫、蹶蹶而驰者,则自谓之武。彼为是者,固可笑矣。而所谓儒者,又徒矻矻自守于章句之末,而不复识其所谓文、武者焉在?问之,则反以为此非我所学。故世之人,遂以腐儒目之也。其亦不足以为儒矣。”

“天下之不治,文武之不得其人,究其所自,盖儒者之事失而然也。茍欲振之者,必儒者之复事其事也欤。曰:然则世俗之所称谓举非乎?曰:彼所谓文,吾不知其为文也;彼所谓武,吾不知其为武也;彼所谓儒,吾乌知其为儒哉?吾之所谓儒者,盖真儒也。腐儒非儒,又乌足道耶?故曰:欲得天下之全才必得真儒而后可”

有独立思考的含金量。能有这样独得之见,即可为其思想加分。

其《静斋记》一文论静亦颇精彩:

“斯其为静也,盖自然而静也。因其静而养之,则虽其愚如予,而亦此心安然一而无适。人皆得其动,而予独得其静。然其为静也不常,静而可动,动而可静;静如止水,动如行云。动静皆静,心其浩然,无有涯际。合天地于上下,贯万物于左右,河流于前,岳峙于后。于富贵,富贵不予淫;于贫贱,贫贱不予移;于威武,威武不予屈。虽于万亿变,而予之静亦自若也。及其至焉,则孟轲氏之所谓不动心,盖是矣。予虽少也,亦将以此老焉,君以为何如?”

其言“玩物”亦有新见:

“有玩物丧志者,有玩物得趣者。夫玩物一也,而有丧志得趣之分焉。故善玩物者,玩物之理;不善玩物者,玩物之形色。玩理者,养其心;玩形色者,荡其心。然则君子之所玩亦必知所谨矣。……其玩花木草虫而知生化之妙乎,玩山水而知仁智之徳乎,玩孔明令伯之像而知其忠孝之可景而行乎。噫,余固知士谦之玩不徒玩也”(《武功集》)

徐有贞并未如传统笼统反对玩物。而是说善玩物者,玩物之理。此不仅给玩物正名,给对各类具体事物、技艺有兴趣者正名,而且也指出了从玩物,到认识探究物理的正途。引申弘扬此论,则对技术进步,自然科学之发展都有帮助。故徐有贞玩物之论,不仅有创见,而且也有巨大价值。

综上,给徐有贞在思想上打90分不为过。

理工 ★★★★★ 95分

徐有贞在景泰年间治河有大功绩,《明史》中说:

“河决沙湾七载,前后治者皆无功。廷臣共举有贞,乃擢左佥都御史,治之。至张秋,相度水势,条上三策:一置水门,一开支河,一浚运河。议既定,督漕都御史王竑以漕渠淤浅滞运艘,请急塞决口。帝敕有贞如軏议。有贞守便宜。言:「临清河浅,旧矣,非因决口未塞也。漕臣但知塞决口为急,不知秋冬虽塞,来春必复决,徒劳无益。臣不敢邀近功。」诏从其言。有贞于是大集民夫,躬亲督率,治渠建闸,起张秋以接河、沁。河流之旁出不顺者,为九堰障之。更筑大堰,楗以水门,阅五百五十五日而工成。名其渠曰「广济」,闸曰「通源」。方工之未成也,帝以转漕为急,工部尚书江渊等请遣中书偕文武大臣督京军五万人往助役,期三月毕工。有贞言:「京军一出,日费不赀,遇涨则束手坐视,无所施力。今泄口已合,决堤已坚,但用沿河民夫,自足集事。」议遂寝。事竣,召还,佐院事。帝厚劳之。复出巡视漕河。济守十三州县河夫多负官马及他杂办,所司趣之亟,有贞为言免之。七年秋,山东大水,河堤多坏,惟有贞所筑如故。有贞乃修旧堤决口,自临清抵济宁,各置减水闸,水患悉平。还朝,帝召见,奖劳有加,进左副都御史。”

此次治水按徐有贞自述

“前后历三载焉,凡作正堤一、副堤二、防堤四、水门大堰一、小堰一、蓄水之堰三、截水之堰九、导水之渠二、分水之渠二、泄水之渠五、制水之闸二、放水之闸八”

徐有贞治水功绩巨大,被当时以及后代百姓、文人传颂。谢肇淛编《北河纪》收录的《治水功成题名记》 记载沙湾百姓感戴徐有贞之功德时候说:

“今兹之水盖洪武以来所未尝有,而大耊之人所未尝见也。非隄与堰为之保障,非闸与渠为之排解,吾田、吾产、其池潢矣。吾耊、吾倪其鱼鼈矣。彼四方之舟楫往来于斯者,乃亦有曰:‘昔也沙湾如地之狱,今也沙湾如天之堂’之语。而况吾斯土之军民乎哉?”

正德时大学士王鏊曾有诗《舟次张秋冒雨上读徐武功治水碑》,也是歌颂徐有贞之功绩:

长堤十里隐如虹,来往行人说武功。

洚水突来无兖济,铁牛屼立尚西东。

淇园竹下人初骇,郑国渠成运自通。

读罢穹碑人不见,北来冻雨洗寒空。

(见《震泽集》卷一)

何允泓《徐武功有贞》一诗称颂徐有贞治水业绩云:

黄河自天来,出陕势逾疾。

挟彼雍豫流,何知济汶域。

沙湾日撼摇,张秋莽滔泆。

行役岂惮烦,源流究纤悉。

仪图万年利,遑耽八年逸。

渠匪广济名,闸有通源实。

高地堰厥冲,安流疏其隰。

堙阿逮曹郓,沮洳变禾穑。

神秘抉水性,专勤念民力。

计食五万钱,核工三百日。

卓哉河渠碑,允矣太史笔。

惜哉百年来,斯猷遂无述。

河臣总金钱,天子念沟洫。

水衡一以空,黄流至今汩。

漕艘虞咽喉,陵寝郡薄蚀。

何当公再生,宽我忧心㤕。

徐有贞治理黄河,在工程上业绩巨大,为百姓文人所传颂。在科学史上也有巨大意义。戴念祖、张旭敏写的《明代徐有贞的水箱放水试验》(《力学与实践》1999年第21卷)对此作了论述

李东阳《宿州符离桥月河记》一文中写道“国朝凡四决。后为张秋都御史徐公有贞治之。有挠其议者曰:‘不能塞河,而顾开之邪?’。使者至,徐出示二壶。一窍、五窍者各一,注而泻之,则五窍者先涸。使归而议决。此白公之所亲闻者也。”

这里,一窍和五窍的总面积是相等的,这是前提。而开五窍的壶,水比开一个洞的壶先漏光。

方以智《物理小识》也有类似记载“徐有贞张秋治水,或谓当浚一大沟,或谓多开支河。乃以一瓮窍方寸者一,又以一瓮窍之方分者十,并实水开窍,窍十者先竭。”

徐有贞的放水实验,按戴念祖等概括,实质上就是这样一个科学问题:

“两个完全相同的等容水箱,盛满同质同量的水,一个水箱底开一大孔,另一个水箱底开数个小孔。令所有小孔面积之和等于大孔面积。如此做放水实验,哪个水箱的水先放完。”

而徐有贞实验的意义,按《放水实验》一文的评价“他成功治理黄河并早于彭赛列等人近400年作水箱放水试验是值得力学史和科学史重视的事件”。

张旭敏说:“徐有贞在1453年的工作比彭瑟列等人早了约38 0年,也比史密斯的权威研究早400多年。徐有贞的水箱放水实验,比较了开一个大孔的水箱与开数小孔的水箱哪个放水更快,并得出了正确的结果。虽然当时他心中并没有明确的孔的水流量系数的概念,也未对孔的形状和孔缘的锐度作出描述,但这个实验本身及其结论的正确性,不能不让世人惊叹。”(《自然科学史研究》1999年第4期)

徐有贞仅凭治水之巨大功绩,以及放水实验在中国科学史上留名,就可以给予一个高分。更何况史书言其“凡天官、地理、兵法、水利、阴阳方术之书,无不谙究”,学问渊博。给个95分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