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文臣 >颜真卿

颜真卿

发布时间:2019-01-02 17:27:25 更新时间:2019-08-06 阅读:230

书法在历史的演变中曾呈现很多种形态,如今的常用的字体,大多为行、楷两种,而其中的大家,有着“颜筋柳骨”的别号的颜真卿当是其中的佼佼者。颜真卿(709年-784年8月23日),字清臣,小名羡门子,别号应方,京兆万年人,祖籍琅玡临沂。秘书监颜师古五世从孙、司徒颜杲卿从弟,唐代名臣、书法家。


颜真卿从小学习就极勤奋,涉猎面广。据说,他十八、九岁时,曾大病一场,卧床百余日,请了很多医生来看,都无奈何。这时,有一道士路过其家,自称北山君。这位北山君拿出几颗丹药来,让颜真卿服下,颜真卿就马上好了。道士对颜真卿说:你能固守清简,也有出将入相的志向,将来是能下度苍生,上列仙班的,但不宜沉浸于宦海之中等等。又送他一粒丹药,说:希望你能坚守节操,辅助皇上,勤俭克己,事君献身,百年后,我将在伊川、洛阳之间等你。当然,这传说有一点玄。不过,颜真卿真还从小就很有抱负,认定自己将有大用,对神仙之道也一直颇为留心的。

唐玄宗开元年间,颜真卿举进士。先出任醴泉尉,后迁监察御使,任河西陇左军城覆屯交兵使。当时,五原有冤狱,这一带地方久旱不雨。颜真卿到任后,判明了冤狱,也很巧合,天即降大雨。当地百姓认为这是颜真卿的功劳,将他尊称为“御使雨”。颜真卿执法很严。河东有个叫郑延祚的,母亲过世三十年,竟不让入土为安。颜真卿得知即上表劾奏,使之遭至天下人鄙视。天下人知道颜真卿的这一劾奏后,无不为之耸动。颜真卿因而调入朝中,任殿中侍御使。

此时,朝中大权落在宰相杨国忠之手。这杨国忠从小就是个出没于酒楼赌坊的小混混,不学无术,为宗党所鄙,只是靠了从祖妹妹杨玉环的裙带关系,才钻营到宰相位子上去的。他当上宰相后,只知道结党营私、收刮钱财。凡他看着不顺眼或不听他使唤的人,他都要统统排挤出朝廷去。颜真卿满腹经纶,生性鲠直,哪里会买杨国忠这种得志小人的账?水火不相容,杨国忠也就不可能让颜真卿留在朝中对自己碍手碍脚的,不久便随便找个借口将颜真卿打发出来,当了个平原太守,颜真卿任平原太守时,安禄山反状已现端倪。

这安禄山本姓康,叫康轧荦山,营州柳城奚族人。后来他母亲改嫁突厥人安延偃,他跟着改姓安,才叫安禄山。这时的安禄山,已然一身兼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然此胡儿欲壑难填,一直觊觎着中原大好河山。颜真卿到平原任上后,料定安禄山必反。于是一方面,他借口连日天雨,为防灾害,调集民工加紧增高增厚城墙,加深护城壕沟,暗地里整训兵丁壮士,充实粮草。一方面,他又邀约了一些文人雅士和他一道泛舟饮酒,呤诗作赋,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以遮安禄山耳目。安禄山还真被麻痹了,以为颜真卿不过一介书生,不足虑,便不再将颜真卿放在心上。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冬,安禄山果然在范阳起兵叛乱。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安史之乱”。由于唐兵无准备,叛军势如破竹,河朔一带除颜真卿的平原郡由于准备充分,并未失守外,余皆尽落安禄山之手。唐玄宗闻报,哀叹道:河北二十四郡,就没有一个忠臣吗?直到平原郡的报告送来后,唐玄宗才转忧为喜,对左右说:河北二十四郡,只有颜真卿一个忠臣,可惜我还不认识他!此后,颜真卿一直以一介书生而率兵驰骋在平定安史之乱的疆场上。安禄山攻陷洛阳,杀洛阳留守李憕,并用他的首级在河北四处招降。当李憕的首级送到平原郡时,颜真卿害怕军心动摇,便杀了安禄山的使者,对众将说:我是认识李憕的,这首级根本不是李憕!事后,他才叫人用草做了个身体给李憕安上埋葬了。

颜真卿有个哥哥叫颜杲卿,任常山太守。他与颜真卿一道,破了安禄山占领的土门。土门一破,远近十七个郡全都反正,公推颜真卿为帅。此时,颜真卿已得兵二十万,控制了燕赵一带。于是皇帝下了个命令,加封颜真卿为户部侍郎,令其辅助着名的契丹族将领李光弼平叛。

安史之乱,唐王朝元气大丧,朝政又先后被李林甫、杨国忠、元载等一邦结党营私、排除异己、专权误国的奸臣把持。偏偏颜真卿又不懂得为官之道,至少是不懂得现今我们一些干部的为官之道。据说,现在一些干部的行为准则是,在领导面前不能显得太蠢,太蠢,领导根本就不可能用你;但又不能做得过于聪明,过于聪明了,会遭到领导的防范。因此,必须随时对领导察颜观色,以领导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如是,才能官运亨通,步步高升。然颜真卿生性鲠直,就是不肯依附权贵,于是,在这场历时不短的政治漩涡中,他也就始终遭到这些权奸及其朋党们的打击和排挤,时居庙堂之高,又时处江湖之远,时浮时沉。

到了唐代宗时,当时的宰相元载私结朋党,擅权骄横,贿赂公行,荒淫无道。他害怕朝臣们在皇帝面前说长道短,于他不利,就打了个报告给皇帝,要皇帝下令,凡百官有事报告,应先报告各自的顶头上司,再由各自的顶头上司报告宰相,最后由宰相报告皇帝。也就是说,所有送给皇帝的报告,都要先得到他的认可。针对元载的这个报告,别的大臣还没有发言,颜真卿就站出来不买他的账了,他马上给皇帝打报告说:郎官、御使都是皇帝陛下的耳朵和眼晴。假若百官给皇帝的报告都要先经过宰相批准,那就等于皇帝陛下自己堵塞了自己的耳朵、自己蒙蔽了自己的眼睛。要是陛下担心臣下在报告中互相之间说坏话,那何不调查他们报告的虚实呢?若报告的是假话,那就惩罚说假话的人,若报告的是真话,那就奖励说真话的人。倘若不这样做,一切只听宰相的,可能天下人就会误认为是陛下您讨厌听取报告的麻烦,并以此堵塞了下情上传的言路。

唐太宗在《门司式》中专门指示说:凡有急事需要向他报告的,门卫必须马上引进,不得以任何借故阻碍。唐太宗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言路被堵塞啊。最后颜真卿甚至警告皇帝说:陛下若不早点儿明白这个道理,什么事情都只仰仗宰相大臣,结果只怕会越来越孤立,那时再来后悔,也就于事无补了!这回皇帝还算清醒,同意了颜真卿的意见。元载阴谋未能得逞,把颜真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终于找了个错口,又一次把颜真卿排挤出了朝延。遗憾的是,颜真卿所处的年代,正是唐王朝由盛转衰、政治昏暗、小人辈出、朝政由权奸把持的时代。因此,颜真卿最终没能逃过小人之手,死在卢杞设计的死亡陷阱中。


卢杞,滑州灵昌人。此人不仅长得极为难看,而且脸色发蓝,当时的人都把他当成鬼来看待。他父亲叫卢奕,天宝末年为东台御史中丞。安史之乱时,在洛阳被害,首级被传递招降。卢杞就是凭借了祖上的功劳而当官的。有一次,被皇帝尊为尚父的郭子仪病了,百官去问候,郭子仪很随和,不让他的姬妾们廻避,但一听卢杞来了,郭子仪就赶忙叫姬妾们躲起来。等到卢杞走后,家里人问郭子仪为什么单单要廻避卢杞。郭子仪说:这个卢杞不仅相貌丑陋,而且心地极其阴险。家里人看到他那副样子,肯定有人忍不住要笑,这家伙小鸡肚肠,遭笑后一定会怀恨在心,跟我们家结仇。那么此人日后一旦掌权,我们一家就将葬送在他的手里。卢杞就是这样一个心地险恶的人,同朝为官而又为人正直的颜真卿即便再小心,也难保不知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他。

唐德宗建中初年,卢杞钻营到了宰相的高位,他果然视已被封为鲁郡公、太子太师的颜真卿为眼中钉,总想找借口将他外放。颜真卿忍无可忍,便找到卢杞门上,对卢杞说:想当年,你父亲的首级传到平原郡时,满面是血,我尊敬他,不忍用衣去为他擦净,而是用舌为他舔干净的。今天,你就是这么容不下我吗?卢杞假装大惊,赶紧下拜,心里,却是更加嫉恨颜真卿,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安史之乱后,朝廷大权旁落,各地节度使不再听朝廷任命。曾任淮宁节度使兼平卢、淄青、兖郓、登莱、齐州节度使,受封南平郡王的李希烈不愿再居人下,欲问鼎中原,自封天下都元帅。唐德宗建中四年,李希烈攻陷汝州。唐德宗慌了,向卢杞问计。这一问,正中卢杞下怀,卢杞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趁此机会将颜真卿推进他的死亡陷阱之中。这家伙对唐德宗说:李希烈年轻勇猛,自恃有功,他的部下怕他,没有人敢对他劝阻,因此他才做了些出格的事。要是有个资格老又受人尊敬的老臣去劝一劝他,向他宣示皇上您的恩泽,李希烈就会悔过的。颜真卿是个历事了三朝的老臣,为人正直名声很好,很受天下人的尊重。若派他去说服李希烈,肯定能够成功。

这唐德宗也是个糊涂虫,居然就相信了卢杞的这番鬼话,真的颁下命令,要颜真卿到许州去宣旨慰问李希烈。唐德宗的这道命令一下,明明白白是为狼驱羊,朝廷上下无不大惊失色。颜真卿路过河南时,河南尹郑叔则劝他说:李希烈的反相已经很明显了,那里太危险,你不要去。颜真卿回答说:这是皇上的命令,我能够不执行吗?他没有听从郑叔则的劝告。其实,颜真卿何尝不知道这一去是凶多吉少呢?因此,行前他就留下家书给儿子,要他好好供奉家庙。永平节度使李勉得知这一消息,马上给皇帝打报告,说:颜太师这一去,凶多吉少。我们失去这样一个元老,就是国家的耻辱。请留住颜真卿太师!李勉一边打报告,一边派人去阻拦颜真卿,可惜没有追上。颜真卿到了许州,正要宣读诏书时,李希烈指使他的养子们,一千多人个个凶神恶煞,拔出刀来围住颜真卿,一副要把他剁成肉泥吃下去的样子。颜真卿大义凛然,面不改色。李希烈见吓唬不住颜真卿,便假意护住颜真卿,将手下人斥退,把颜真卿安排到驿馆住下,然后派李元平去劝降颜真卿。

这个李元平也不是个好东西。此人个头矮小,又不长胡子,男不男女不女的,原本在湖南当个判官,小有才艺,喜欢吹牛,尤其是爱和人讨论兵法,一副胸有雄兵百万的架势。中书侍郎关播认为他是个人才,把他推荐给了唐德宗,胡吹他有当大将和宰相的本事。唐德宗是误听又误信,因汝州离李希烈盘据的许州最近,就将这李元平任为汝州别驾,执掌汝州大权。后来李元平被李希烈捉住,这家伙一看到李希烈,竟然吓得一泡尿就流了出来,既打湿了裤子,又弄脏了地。李希烈气得两眼冒火,骂道:什么混蛋宰相派你这样的孬种来抵抗我,真他妈太把我小看了!而李希烈派这样的人去劝降颜真卿,又何尝不是小看了颜真卿?果然,颜真卿一见到李元平就大骂:你受国家重任,却不能完成你该负的责任,还有什么脸皮来和我说话?把个李元平骂得灰溜溜的滚蛋。李希烈见不能将颜真卿劝降,就把他扣留下来。

后来,朱滔、王武臣、田悦、李纳等反叛头领各派使者到李希烈处表忠心,劝他称帝。李希烈很得意,马上派人把颜真卿叫来,让他看这些使者劝自己登极的热闹场面。这些使者趁机起哄道:李都元帅当皇帝,正缺少一个宰相。这个宰相请颜太师来当最合适呀!颜真卿听了,沉下脸来怒斥道:你们听说过颜杲卿这个人吗?他就是我的哥哥。安禄山反叛朝廷的时候,就是他最先起兵平叛的。他被安贼抓住后宁死不屈,大骂安贼而光荣献身。我是个快八十岁的人了,官至太子太师。我只知道守住臣节而死,岂是你们这邦小人能够威胁利诱的!这番义正辞严的话,将那邦使者和跟着李希烈反叛的大小头目骂得面无血色。李希烈恼羞成怒,派人将颜真卿看管在驿馆中,又在驿馆的庭前挖了一个大坑,扬言要将颜真卿活埋。颜真卿见着李希烈,神色自若地说:生死是早就注定了的,你何必玩这些花样呢?给我一把宝剑,不就可以让你称心如意了吗?说得李希烈面红耳赤,赶紧向他道歉。


唐德宗改年号建中为兴元后,朝廷力量有所恢复。李希烈害怕有变,在拘押颜真卿的房舍处堆起柴草,点燃后威胁颜真卿说:你既然不肯归附于我,我就要烧死你!颜真卿一听,二话不说,起身就要朝火堆里跳。李希烈的手下慌忙一把将他拉住。李希烈见颜真卿软硬不吃,无奈,最后还是逼迫颜真卿上吊死了。这位书法史上的一代宗师、文武双全的一代名臣,最终没能逃出小人卢杞设下的死亡陷阱,为叛贼李希烈所害。颜真卿殉国时,是唐德宗兴元元年,年七十六岁。据野史载,颜真卿死后真尸解成仙。这虽然是一个美好的谣传,但也可以看出,颜真卿在老百姓的心中是没有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