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真相 >豪门秘史 >法兰克福学派

法兰克福学派

发布时间:2018-06-19 10:33:48 更新时间:2019-08-20 阅读:456

法兰克福学派的核心人物阿多尔诺和霍克海默的意识形态理论是其社会批判理论的核心。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意识形态理论也即他们的社会批判理论,是建立在对马克思意识形态理论的“辩证”式阐释基础之上的。所谓的“辩证”阐释模式主要包括意识形态理论的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阐释维度——在本体论维度,主要讨论的是启蒙理性或工具理性是否为一种本体论的存在问题;在认识论维度,主要讨论的是主客体二分法与“辩证法”或“否定”性认识方法问题;在方法论维度,则主要讨论的是“音乐拜物教”与“商品、资本和货币拜物教”问题。

法兰克福学派

阿多诺,一位不合时宜的“当代大师”。他生前被认为是一个杰出的悲观的文化批判主义者,生后则更多地是作为一个现代主义美学家或原始形态的后现代理论家被反复探讨。可是,他的元批判理论,即作为《启蒙辩证法》中的文化批判和《美学理论》中的美学批判的哲学基础和方法论原型的“否定的辩证法”,长期以来却招致来自各个方面的批评和质疑。新左派批评它是“一个巨大的失败”,向右转的哈贝马斯指责它否认有“为他(阿多诺——引者注)含蓄地求助的理性概念提供系统基础的可能性”,而学院派的学者则同样说:“阿多诺自觉地追随勋伯格的模式,企图在哲学内部发动一场革命,但实际上却屈从了同样的命运,他反体系的原则本身已变成一种体系。

马克思提出了一种理解劳动观的生产范式,他通过对异化劳动和商品拜物教的批判,揭示出劳动概念包含着规范内涵。哈贝马斯采用了一种交往范式,通过区分劳动与相互作用,以相互作用取代劳动来解释规范内涵;霍耐特在承认理论中指出劳动包含着规范内涵,但必须依靠主体间为争取承认而斗争。从生产范式到交往范式、承认范式的演变表明哈贝马斯、霍耐特对马克思劳动观作出了新的诠释,反映出他们对资本主义现状的理性反思,但他们对马克思劳动观规范性内涵的片面诠释,值得我们去反思。

理性问题,历来是西方哲学史上的核心命题之一,黑格尔哲学作为西方传统哲学的集大成者,在批判康德实践哲学的基础上,更是将理性问题的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水平,在这一点上可视为代表了整个西方哲学从近代过渡到当代的根本性的转折。理解黑格尔的理性观,对于理解全部黑格尔哲学乃至马克思哲学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霍克海默反对资本主义制造的道德工具主义,反对工具理性编造事实、制造虚假、滋生虚伪和所导致的人性的堕落与软弱;认为传统父系家庭结构的解体,家长权威的急剧减弱、婚姻原有功能的丧失、以及新型家庭悲剧将越来越少,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那使得人类日益远离自身、至善、真理和正义的启蒙的神话也将破灭。因为它在道德教义上已经演变成一种煽动蛊惑的意识形态或多愁善感的哀鸣和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