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人物 >近代史人物 >闻一多

闻一多

发布时间:2018-03-20 11:04:51 更新时间:2020-08-19 阅读:796

闻一多(1899-1946),原名闻家骅,又名多、亦多、一多,字友三、友山。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挚友,诗人,学者。新月派代表诗人。他积极投身爱国民主运动,1946年7月15日,他主持《民主周刊》社的记者招待会,进一步揭露暗杀事件的真相,散会后,闻一多在返家途中,突遭国民党特务伏击,遇难身亡。

西南联大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昔日看宗璞《东藏记》时候,时常会冒出考据的想法,那几位教授孟樾、庄卣辰、江昉、钱明经、尤甲仁的原型是谁,而学生峨、嵋、庄无因、殷大士的原型又是谁?那个女生宿舍——南院是什么样子?这回看《联大八年》时,总算慢慢地对上了一些号,更对在那个艰苦卓绝的时代救亡不忘向学的教授学生们充满了崇敬。

记得谢泳先生说他当时研究西南联大历史时资料很少,新星出版社出版的《联大八年》就是少数几本原始资料之一。因为《联大八年》是1946年抗战胜利之后西南联大刚刚结束不久,由当年的教授、学生撰稿、编辑、出版,是最能真实反映当时学习、生活原生态的作品。研究西南联大的相关问题,这都是一本绕不开的第一手资料。

我所感兴趣的,是在那样一个有党争、有合作的激烈变动的社会,西南联大作为一所大学,仍然坚持教授治校,不让各种政治势力进入学校,保持教育的纯洁性、超然性。虽然学生和教授也分左、中、右三翼,也有国民党、共产党员,也分激进和保守,但在教育中,是绝对不能把党派宣传内容掺进课程中的。当然,这并表明教授们就没有政治倾向,学生们就没有政治态度,相反,他们对一党独裁专制引发的政治、经济、教育危机一直是大力抨击,对未来也充满了各种疑虑。对此,联大师范学院院长黄子坚贡献的意见是:钻到书本里去。这种意见为大多数学生所不予采纳。当然,也有人趁机写文章向当局献媚,汤用彤先生和金岳霖先生就曾大骂过以学问作为进身之阶的文人。比如,书中写到,法律系教授章剑“像个绣花枕头,外表尽管漂亮,肚子里装的却是糟糠。最近他的兴趣不在于教书,而在于‘活动’,我们虔诚祝福他的成功”。再比如,书中说贺麟教授“政治见解保守”,“最近荣任国民大会国民党代表”;说张奚若教授一直抨击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他因无党无派而被中共和民盟推举为政协代表,而国民党却说张先生是国民党员,但又报不出他的“党证号数”。这些逸闻在研究西南联大教授群时都是不可或缺的材料。

曹亚瑟:闻一多为什么对蒋介石失望?

闻一多

像闻一多先生这样进步的教授,为了民主、和平、进步而大声疾呼,为反对内战、废除一党专制而奔走,但闻一多并不是共产党员,只是一个有正义感的教授。相反,吴晗是共产党员,但他只是用自己的学问、著作去影响学生,而不是去做党派宣传。我从这里面看到了闻一多先生思想的变化过程:抗战刚开始时,人们还充满了对蒋介石的崇拜与信任,但当蒋介石《中国之命运》出版后,闻先生说“我简直被那里面的义和团精神吓一跳,我们的英明的领袖原来是这样的想法的吗?五四给我影响太深,《中国之命运》公开向五四宣战,我是无论如何受不了的”。而陈立夫做教育部长后,对大学的课程与教材都要进行规定,更是引起了教授们的普遍不满。这在现在,大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甚至当时的国民政府把五月四日的青年节改为三月二十九日,都引起了教授和学生们的一致愤慨。这些,都是沉醉于学术的教授和学生们不能不抬头问一句为什么的。

1944年5月4日,西南联大中文系在学校南区10号楼举行纪念五四文艺座谈会,由中文系主任罗常培主持,邀请包括闻一多在内的众多教授演讲。由于奉命来捣乱的特务不断起哄,致使会场出现了混乱局面。

闻一多唯一一次服软因为何事?

闻一多

此时,天又下起了雨,特务在混乱中弄断了电线,会场顿时陷入黑暗之中。罗常培见状说:“我看今晚的会就到此结束算了。”他的话激怒了脾气暴躁的闻一多:“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即便在黑暗中也要把会开到底!”其他几个教授提出建议,是否将座谈会转到图书馆的大阅览室去开,那里地方大,灯又很亮,但罗常培怕特务跑到图书馆破坏,没同意,这更让闻一多暴跳如雷,对罗常培吼道:“你究竟怕什么?是怕那些特务手里的枪吗?如果你怕你可以走,我要留下来继续开会!”

闻一多唯一一次服软因为何事?

闻一多

闻一多的慷慨陈词,让罗常培认为是对他这个系主任尊严的挑衅,于是硬性宣布“散会”,大家不欢而散。

齐亮和马识途两位教授将闻一多叫到一旁,告诉了他国民党特务捣乱的真相。又跟他说了还要于5月8日再次举行座谈会和文艺晚会的计划,希望他能够参加并说服罗常培与他一起主持会议。

闻一多唯一一次服软因为何事?

闻一多

闻一多听后犹豫了:“罗先生已经生我的气了,他还愿意来参加和主持会议吗?”齐亮和马识途劝闻一多:“只要你能亲自登门向罗先生请教,他一定不会驳你面子的。”闻一多听罢答应了。齐亮、马识途又陪闻一多一起去了罗常培的家,刚进门,闻一多就向罗常培深深鞠了一躬,罗常培赶紧鞠躬以示回敬,两人谦让着进了客厅,相逢一笑冰释前嫌。

事后闻一多对齐亮和马识途说:“我是为了开好会才向罗先生服软的,这是我此生唯一的一次服软,以后绝不会有第二次了。”

友情链接
女女性行为 脆弱的冰块免费版 洋葱数学电脑版下载 王者荣耀扁鹊图片 饥荒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