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人物 >中国历史人物 >水均益

水均益

发布时间:2018-03-22 13:47:34 更新时间:2020-05-13 阅读:2016

新闻从业30年,央视主持人水均益只写过两本书,其中《前沿故事》在1998年一经推出即狂销50万册,成为影响一代人走上新闻之路的“教科书”;去年推出的《益往直前》在登顶全国畅销书榜榜首的同时,也再次勾起读者对《前沿故事》的关注,一本发黄的《前沿故事》在网上甚至炒到一千元。鉴于此,水均益日前修订增补了《前沿故事》,他告诉记者:“定价38元,读者不必花一千块高价去买旧书了。我有信心,时隔17年再版,它仍会得到读者的喜爱。再版《前沿故事》,对我来说是一件有特别意义的事,因为这两本书是我30多年新闻生涯的阶段性总结,我的成长轨迹可以折射出中国的新闻事业以及中国30年来在国际社会地位的变迁。至于能达到多少销量,我没有特别关注。”

水均益

在1993年加盟央视之前,水均益曾在新华社工作了8年,“1984年,我大学毕业就进入新华社,每天都是早晨8点上班,打水、拖地、擦桌子,然后处理稿件、看报、喝水、聊天,下午5点多下班。说实话,这样的生活让我那些关于记者形象的幻想和憧憬荡然无存。”坐冷板凳的迷茫时期,他也差点“下海”做公关部经理,“不过,正是这几年的磨难,让我一点点学习着作为记者应该具备的一些基本技能。”为了采访效果最佳,他深夜翻进外交部宿舍,停机坪上“冒充”台长;为了专访克林顿,他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不放弃;为了“搞定”叶利钦,他跟俄罗斯保镖演了一出“步步惊心”……水均益并不讳言自己当年面对镜头时后背出汗、腿肚子发抖的菜鸟阶段,他想让大家知道,一个看起来光环加身的人,需要多少流着泪与汗的曾经,才能站在今天的位置上。

第一次上镜完全是菜鸟

记者:新版《前沿故事》“新”在哪里?

水均益:再版《前沿故事》,并非只是把旧书换个封面重新出版,而是我花了9个月时间认真修订,对原书的章节重新调整、命名,用今天的观点对一些故事作补充,使后续发展直到2015年,以便能让今天的读者更理解书中的内容,减少阅读障碍。我增加了数万字的全新内容,另外我咬着牙、鼓足勇气公开了一些我珍藏的“私房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本书与新书无异,除了我的人生经历无法修改,从封面到内容都已是全新。出版社曾与我沟通,是否可以换个新书名出版,我也知道取一个新书名对销售和宣传更有利,但担心这样做会有欺瞒读者的嫌疑,还是坚持沿用了原书名。

记者:现在还会为了新闻热血沸腾吗?

水均益:一路上风风雨雨,经历了很多,也积累了不少。身边的事与人犹如过眼烟云,散去,复来。值得庆幸并至今自豪的是,我还是我,还是那个为了新闻而热血沸腾的我,还是那个迷恋出发的我,也还是那个忠诚于一切的我。我一直认为,做新闻工作可以使一个人生命的价值得到最充分的体现。因为职业的缘故,我们可以直接面对新闻事件和新闻人物,有时我还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我们这些幸运的人,是在目睹着历史从我们眼前“演”过。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而且我发现,每当我全身心地投入一次采访、一个节目的时候,每当我自觉地去体验新闻工作带给一个人的乐趣的时候,我是最具创造性的。我想大家也能看出来,当年那个被称为“自由战士”意气风发的水均益,虽然如今两鬓斑白但依然对新闻痴心不改。

记者:采访了400多位国际政要和世界风云人物,还记得第一次上镜的情形吗?

水均益:我第一次上镜的情景真是记忆犹新,那时我刚加入《东方时空》一个星期,准备就巴以双方当时的局势做一期节目,邀请了两位专家。之前,我对节目形式有过了解,还做了大量准备工作,还在家里反复练习,可我心里还是没底,因为对自己的普通话没有任何自信。第二天一早,我稀里糊涂就被人推进了演播室,刚坐到讲台前就觉得前所未有的紧张,大脑一片空白。好不容易开始讲开场白了,还不停地忘词和结巴。一个上午,仅仅为了一段开场白,就折腾了七八遍。旁边的两位专家也因为我的频频NG而紧张得满头大汗。不过,最后总算“连滚带爬”地通过了。至今,我都为强迫那两位专家当了一回“陪练”而深感愧疚,我也特别感谢当时的专家、制片、摄像等工作人员对我这个“菜鸟”的包容。每个人在新人时期都有狼狈不堪的时候,我们不要害怕失败,要敢于尝试,因为无论成功与失败,你都将获得宝贵的人生经验。

曾被催泪弹打中痛不欲生

记者:战地采访中受过伤吗?害怕过吗?

水均益:2000年我在巴以冲突中被催泪弹打中,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到被伤害了,我曾经离导弹很近,也与爆炸为邻,甚至被人用枪指过头,但是真正伤害到身体,让我觉得痛不欲生的,那是第一次。我真的觉得有那么一次就够了。还有一次采访,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因为没有消炎药感染的伤口溃烂,最后全身腐烂,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等死。我从受到战争威胁地区的人眼中,看到他们对战争由惧怕变为无奈与漠然时,我感到的是绝望与恐惧。这对我来说也是心灵的摧残。说实话,每次从那些地方飞回北京时,我都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我坐在飞机上会默默地说:“回家吧,快快回家吧。”每当飞机降落,我又开始担心还在战争区的人。如果你问我怕不怕,我的回答是“这是我活该”,当记者,就意味着追求新闻。战争是新闻,你能不去吗?然而,如果让我选择战争与和平,我当然选择后者。

记者:之前你出书时就说想写父亲,父亲对你的影响特别大是吗?

水均益:父亲是一个特别多才多艺的人,炒得一手好菜,我吃过最好吃的鱼香肉丝是父亲做的。我在家里是老小,跟大哥差15岁,父亲有我的时候将近40岁了,所以对我特别关爱。大哥和二哥小时候没少挨揍,但父亲从来没对我动过一个手指头。他是兰州大学俄语系教授,教俄语和俄罗斯文学、西方戏剧史和古代汉语,我还听过父亲的课。在我记忆中,就没有父亲不知道的事情,父亲不仅是我的作文老师,更是我做人做事的老师,乃至我到了央视在采访中遇到什么难解的问题,第一时间想到请教的人就是父亲。《前沿故事》出版时,最高兴的就是父亲,他很认真地给我列出了一份勘误表,说等再版时要改过来,要对读者负责。2004年,父亲离我而去,留下这份勘误表和我对他的思念,这次我把这份勘误表给了编辑。父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想借这本书表达一个儿子的思念。

友情链接
劲舞团2 情侣名字速配 轩辕传奇无限元宝金票银票修改版 植物大战僵尸2巨浪海滩 巨蟹座女 猩猩助手 爱情白皮书 脾虚 愤怒的小鸟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