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人物 >中国历史人物 >王必成

王必成

发布时间:2018-03-19 17:05:33 更新时间:2020-05-15 阅读:715

在解放战争中,有很多国共两党的死对头,老毛和花生米就是最著名的一对,被很多大陆蒋粉热捧的张灵甫,他的死对头又是共军中的哪一位呢?按历史的记载,应该是粟裕手中的“三大老虎”中的虎将王必成。

王必成(1912—1989),湖北省麻城市乘马岗镇小寨村人。1928年参加赤卫队,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川陕革命根据地反“三路围攻”、宣汉反“六路围攻”,经历长征。全面抗战后,他从延安调到新四军,驰骋大江南北,指挥部队取得著名的延陵大捷,他指挥的团被称为“老虎团”,他被称作“王老虎”。王必成一生戎马倥偬,先后参加了黄桥战役、苏中七战七捷、豫东战役、莱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抗美援朝金城夏季反击战役等。

1946年7月,花生米开始组织对解放区的重点进攻。集中了58个旅进攻华北解放区,其中31个旅进攻苏北,27个旅牵制山东解放区。重中之重就是张灵甫的74师攻打当时苏晥解放区的首府,淮阴。这场战役,华北野战军没打好,到9月18日,张带74师攻破淮阴城。19日晚上,华野主力撤出淮阴。74师继续南进,又在22日占领战略要地淮安。由此,两淮被国军全面占领。苏北解放区的丢失,至使华野主力撤至山东解放区休整。很多战士都是苏晥一带的,进入山东后,很不适应当地的生活习惯,很多部队士气不高,还流传着“反攻,反攻到山东,一手大饼,一手大葱”的泄气话。

1946年10月,国军又开始组织对涟水地区的进攻。华野准备了23个团的兵力在外围保卫涟水。涟水城中只布置了成均的第5旅。担任这次进攻主力的还是华野的老对手,整编74师。10月19日,74师分兵3路,东路57旅由淮安向涟水的茭菱镇前进,中路51旅由淮阴向涟水前进,西路58旅由王营沿盐河河堤攻击带河镇。

10月20日下午,74师先头部队与华野5旅15团在汤庄接火,51旅前卫连被全歼。

22日,74师集中全师火力,集中攻击南门渡口。张连续组织3次集团冲锋强渡废黄河,都被击退。但张没有作罢,继续组织重兵进攻,5旅南门渡口守军消耗殆尽,终被敌突破阵地。74师在沙滩上建立了阵地,并搭建了2座浮桥,为以后进攻作好了准备。

74师除了对南门渡口的进攻外还对带门地区发起了猛攻,而守卫涟水的15团基本在一天的战斗中消耗殆尽,已无力防守,涟水危在旦夕。粟裕看到城中形式危急,急派6师驰援涟水。

6师师长正是华野“三大老虎”中的王必成。26日夜,王必成带6师开始反击,2小时内很干脆的用刺刀解决了废黄河北岸57旅的2个营。只到天亮,张才接到战报,他明白,碰到的肯定师华野的主力。粟裕的战略算盘是用6师这只老虎缠住74师,再从外围调皮定均旅,9纵,1师和10纵把74师包围在废黄河一带,来个瓮中捉鳖的好戏。张灵甫的战术修养无疑是很高的,他很会观察战斗的态势,从共军的这些调度中,他嗅出了其他的味道,预见出可能被合围的危险后,他果断的命令部队撤出战场,转向撤回淮阴东的马厂。

至此,第一次涟水保卫战结束。王必成和张灵甫算师打了个平手,虽然74师损失了近9000人,但是王的6师也牺牲了5000余人,双方都损失惨重。74师给王必成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据参战的战士回忆,74师的士兵战斗很顽强,他们有三多,机枪多,冲锋枪多,炮多,火力非常猛,比以往的日军和国军更难对付。他们的战术动作非常到位,能利用地形灵活作战,其火力小组的配合非常默契,往往一个班的火力就能阻挡一个连的进攻。而张灵甫对未能攻下涟水也耿耿于怀,在部下的面前发誓,要在下次涟水之战中用千发炮弹炸调涟水城边的妙通塔,因为5旅13团在妙通塔上布置了重机枪阵地,重创了74师。

如果说一战涟水双方师打了个平手,那么一个月后的二战涟水则是张灵甫的一次胜利。12月,国军74师和整编28师一个旅以及新七军一个旅共5个旅,由张灵甫统一指挥,气势汹汹再战涟水。此时,粟裕在北线组织宿北战役,南线由谭震林坐镇。面对74师这个难啃的骨头,谭决定用王必成的6师这个华野主力来个硬碰硬,看谁能战胜谁。这次进攻,张灵甫吸取了上次战斗的教训,没有分兵而进,而是避实击虚,用28师的192旅和74师57旅从涟水南面摆开总攻的架势,主力3个旅却按兵不动,12月3日,4日连续占领解放军的一线阵地。6师也组织兵力,连连反击,但均未果。双方激战十日,解放军的主力慢慢的被吸引到南面,城中兵力被慢慢抽空。张灵甫等待良久的战机终于出现了。12月14日,张灵甫率主力3个旅直接由西面出击,突破淮南独立6旅的防线,16日清晨,直逼涟水城。16日天亮,74师集中全师炮火猛轰涟水城,并组织营,团为单位集群冲锋,在中午12时攻入涟水城。而此时王必成才发觉张的企图,急行军赶回涟水,但为时以晚,涟水已被74师攻占。6师几次反击,都被74师击退。最后,6师因为伤亡惨重,撤出战斗。二战涟水成为王必成一生的痛,他以此为耻。陈毅当时一时气愤要撤王必成的职务,而粟裕却要王知耻而后勇,戴罪立功,以后打74师首用王必成。

连续2次大战,74师的损失师非常大的,伤亡1万余人,基层军官基本战死。按照花生米的部署,74师应该回南京休整。但是张灵甫却口出狂言,不活抓陈粟绝不班师。1947年3月,花生米调整了战略,开始对山东和陕北解放区重点进攻。由顾祝同指挥的60个旅45万人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而顾祝同的打法很实用,就是60个旅分成3个兵团,排成一线,密集靠拢,稳扎稳打,绝不轻易突出一部。

用优势兵力压缩解放区的地盘,迫使华北野战军和其决战。其中的王牌部队很多,有新七军,新五军,还有花生米的“羽林军”74师。面对国军的铁桶战术,粟裕用了拖字诀,集中优势兵力和敌周旋,在机动中寻找战机,重点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争取能消灭其精锐一部。这个原则一定,粟裕指挥华野主力后撤到莱芜一带隐蔽,寻找战机。顾在得知华野主力撤退后,急忙命令所部向沂水一线急进,企图在莱芜全歼华野主力。其右翼兵团司令汤恩伯迅速率74,25,83师由垛庄进攻坦埠。但是汤的排阵原则仍采用顾的铁桶战术,师与师的间隔不超过3公里,一旦有包围的危险就及时救援。如何把敌人的一部分调出来,成了粟裕考虑的头等大事。粟裕用了个不太高明的小手段却让张灵甫中了套。5月初,1纵的侦查部队外出抓舌头,把74师一个在外鬼混的营长抓了,粟裕估计把他带到野司所在的坦埠转了转,又找了个机会把他放了。那个营长回去后把所看到的上报给了张灵甫,张知道华野的指挥中心就在坦埠,而他的74师是离坦埠最近的,于是,他下令全师脱离兵团部署,直接由垛庄进攻坦埠。

在垛庄留下一个团后,74师冒进到坦埠以南的孟良崮地区,他的末日终于要来临了。粟裕看到狂妄的74师终于上了套,马上集中主力第1、第4、第6、第8、第9纵队,实施中央突破和断其退路,歼灭整74师于坦埠以南、孟良崮以北地区。张灵甫的部署还是有一套的,即使师冒进,他还是和附近的友军保持的一定距离,与黄百韬的25师只有4公里,与李天霞的83师只有6公里,虽然前方有4个纵队已经形成包围态势,但他的后方垛庄,还在他的手里,后方也没有共军。

如何切断74师的后路,就成了这场战役的重中之重。粟裕此时又下了步妙棋,他命令远在240华里以外鲁南地区休整的6纵在48小时内急行军240华里,从74师后方攻占垛庄。陈毅在命令后还加了句,如若完不成任务,你王必成提头来见。为上次涟水之战失败为耻的王必成看到命令,一心雪耻,集合队伍硬在40小时内急行军240华里,在规定的时间内攻占了垛庄,创造了军事史上徒步行军的记录。张灵甫看到王必成的6纵把他的后路堵的严严实实,慌了,想撤,但是态势的发展以及由不得他了。

华野的“三大老虎”王必成,叶飞,陶勇和“酒肉和尚”徐世友的4个纵队已经完成了对他的合围。粟裕叶严守了自己对王必成的成诺,打74师首用王必成。

由6纵担任主攻任务,全歼74师。5月15日下午发起总攻。此时,74师已经被压缩在孟良崮山区的几个山头之间,他急电要求花生米给予支援,花生米一面下令该师固守待援,一面下令临近的整编第11、第65、第25、第83师以及第7军、第84师等部,迅速向整74师靠拢,企图在蒙阴、青舵寺地区合击华东野战军主力。张灵甫吃了花生米的“定心丸”,反而不准备突围,而是大摆坚守的架势,把3个旅分别派在孟良崮主峰和540,520和570高地,并亲临540高地,把指挥部安在这。花生米命令空军空投物质,支援74师,好像老天和他开了玩笑,平常不刮大风的孟良崮地区却在那几天刮起大风,空投的物质全飘向了共军的阵地,看来老天注定要灭74师。

激战3日后,74师残部开始退守,540高地的51旅大部被歼,16日13时,6纵一部歼敌58旅,张灵甫率残部退到孟良崮主峰和570高地之间的凹地,张率指挥部逃进孟良崮主峰一山洞顽抗。16日下午17时,最后的战斗开始了。好钢用在刀刃上,王必成选来选去选了纵队特务团副团长何凤山率领敢死队消灭74师的指挥部,而一向小气的粟裕这次也出了大手笔,调了特纵的榴弹炮团开始20分钟的火力准备,“不要在乎弹药的耗损”。战斗进行的很顺利,敌人基本被强大的火力震慑住了,没怎么抵抗就投降了。

张灵甫被击毙。此役,据由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政治部编印的《蒋军七十四师的调查研究》一书中记载:“5月12日自垛庄北犯我坦埠,企图攻略沂水,甫遭接触,即南窜孟良崮山区,我野战大军加以重重包围,于5月16日,全歼该顽于孟良崮。除张灵甫、蔡仁杰、卢醒等自杀,及战斗中击毙七千余名外,其官兵万五千人悉数被俘。”

孟良崮战役,以张灵甫的失败成就了王必成的胜利。其实细看张灵甫的失败,由诸多原因。归纳一下,有以下几点:1,骄兵必败,张灵甫在取得第二次涟水之战的胜利后,自信心极度膨胀,号称74师是天下第一师,小瞧了华野主力的战斗力和决心。2,损耗严重,连续的两次涟水之战,74师的损失十分严重,其基层有战斗经验军官和兵员基本消耗殆尽,而新补充的兵员战术素质根本达不到74师以往的水平。原整编第74师副师长、重建的74师师长(恢复74军番号后为军长)邱维达的回忆:两次涟水大战,造成富有经验的军官和士兵的大量死亡,74师实际上已经由一支一流部队变成了杂牌军。3,阵地选择失误,在孟良崮战役里,张灵甫选择在远离水源和补给线的山头高地组织防御,只要切断其指挥部和其他高地的联系,必败。

最后,付上陈毅元帅的一首诗:“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喜见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

友情链接
腾讯麻将来了 牙疼怎么办 枪灵手游 execl 播放器大全 人狐绝城恋 全能魔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