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人物 >近代史人物 >袁世凯墓

袁世凯墓

发布时间:2018-09-27 16:34:44 更新时间:2020-01-04 阅读:438

袁世凯墓

袁林,在安阳的洹河北岸,是民国第一任大总统袁世凯的墓。墓是德国人设计的,中西合璧,格局按明清帝陵构筑,但庐墓是西式风格,仿的是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的墓。这里最有特色的是神道边的石像生,文武官都是民国装束,半新式半旧式,挺带感。

袁世凯是河南人,但不是安阳人,不过他一直很钟情安阳,最后也要求葬在这。1909年,权倾朝野的袁世凯遭满清皇族排挤,被迫去职,之后就在安阳修养,静待时机。两年之后辛亥革命爆发,清廷不得不请他出来主持局面。这次出山,袁世凯大获成功,他先和南方革命党谈和,然后逼清帝退位,做了新的民国的大总统,此时的老袁意气风发,是当时中国的第一人物。下野然后复出,以退为进,很多政治家都喜欢玩这套,比如蒋介石,每次复出都能获得更大的威望。当然能玩这个的前提是,你确实强,地球没你就真的不转了。

袁世凯墓

坊间老说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果实,这个总觉得多少值得商榷。辛亥革命由革命党首义,但革命党缺乏统一的指挥和武装,当时国内最强的武装是袁世凯的北洋六镇,如果他坚持保清,革命成功的难度会非常大。当时的袁世凯有左右时局的实力,不论动机如何,就推翻帝制而言,袁站在革命一边,有大功。

袁世凯最大的错误在于搞帝制,本来他通过各种手段扩大自己的权力,虽然过分,但毕竟还是按规矩来,比如想多干几年总统,那就修改宪法,改他个十年八年一百年的,然后按宪法来执行。但搞帝制等于变了国体,大家都知道皇帝受到的约束比总统小多了,所以就立马失了人心。激烈反对之下,他取消了帝制,但没用了,总统你也得让出来。袁世凯请老部下段祺瑞出来主持局面(段因为反对他称帝,之前就辞职了)。段说:给我权,我保你。袁说:给你妹啊!和几年前他逼清帝退位何其相似,只是这次他是弱势方,上次段是帮自己,这次是逼自己。没机会了,尿毒症恶化,他永远待在了安阳,没有机会再弥补或者证明自己了。

为什么会众叛亲离?抛开大道理不谈,称帝只爽了皇帝自己,他的权力扩大了,但官员们的权力缩减了,所以大家都不干。而当时很多有权力的人都发现在民国民主自治这些幌子下很自在,完全可以独霸一方,做个土皇帝,干嘛要回到过去,受中央掌控。

当时支持袁世凯搞帝制的幕僚都是一等一的人物,杨度是当时的奇才,和孙黄康梁蔡锷汪精卫都是好友,严复和刘师培是国学大师,在这些人的劝说下,老袁确实也容易失去判断。据说他死前大呼:“杨度误我!”但杨度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一心只为救国,他曾和孙中山说:你革命,我立宪,你成功了我帮你,我成功了你帮我。杨度可能更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敢想敢干。但袁世凯不行,他的角色要求他必须务实,他的行为会影响到整个国家,一旦出错,将身败名裂。杨度以挽联闻名于世,袁世凯死了,他自然也不会少送:“共和误民国?民国误共和?百世而后,再平是狱;君宪负明公?明公负君宪?九泉之下,三复斯言。”意思就是:立宪是对是错,得好多年之后才能评价。

袁世凯和日本签订二十一条,被人诟病卖国,事实上,当时的政府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来谈判了,国力差别悬殊,不签很可能就得亡国。他把签订日定为国耻日。胡适甚至认为这是弱国外交的胜利。如果说二十一条是局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那么搞帝制就是自己作孽,一失足成千古恨,晚节不保。类似的还有汪精卫。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皇帝,而袁世凯确实很有机会去做他心中那个皇帝,但他输给了历史的大潮。

在袁林的时候,一直在下雨,人很少倒也清净。袁林是我一直想来安阳的初衷,但来了之后调整时间,袁林成了我这次来安阳的最后一站。安阳给我的印象很好,肯定还会再来的。

2015年9月4日

后记:

中国的皇帝墓一般叫陵,袁林本来打算叫“袁陵”,但徐世昌说老袁称帝未成,就别叫陵了,用谐音林吧。叫林的墓很少见,似乎都是圣人,比如孔林之于文圣孔丘,关林之于武圣关羽,所以让老袁的墓比肩圣人,徐世昌还是很够哥们。

颇有意思的是,称帝的袁世凯的墓没有叫陵,而袁世凯的对手,毕生追求民主反对帝制的孙中山的墓,却叫陵。虽然墓怎么称呼,墓主人未必能自己做主,再厉害的人,身后事也往往由不得自己,但这个名称却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他的身边人的态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皇帝。

袁世凯墓

袁林的格局是传统的帝陵格局,虽然不如帝陵那么宏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帝陵该有的这里都有,照壁、牌门楼、神道、石像生、碑亭等。最有意思的当然是石像生,尤其是文武官员,全是袁世凯执政时期的新式装束,而文官的平天冠,更是他称帝搞立宪时期的装束。后面的墓园则是偏欧式风格,罗马式的石柱、混铁铸的大门、青石筑的墓庐,与前面的传统中国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墓冢上雕的十二尊石狮,被认为是西洋的写实手法,而非传统中国的写意手法。总之,这里在格局上是中式帝陵,但建筑上中西兼有。这种奇特的陵墓风格,除了反应出当时受西方文化冲击下的社会审美和礼仪,似乎也映衬着墓主人在社会剧变时期瞬息万变的身份。

袁林保存相对较好,这和毛主席的指示有关,他曾经来过,说要保护起来,做为反面教材。而牌门楼的柱子上还能看到模糊的“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的大字,这是红色年代的标志性印记。

当时去安阳跨越了三天,经历了三种天气,第一天到,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安阳大街上的广告牌上写着:“安阳最美的天,是那APEC蓝”。我瞬间错愕了,安阳也在开APEC?第二天多云,第三天雨,然后离开。

袁林主人的特殊身份,以及中西交融的建筑风格,本身就带着一股厚重的历史感,而下雨又平添了几分思绪。雨中漫步在袁林,似乎就能回到清末民初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而这位墓主人传奇的一生也让人心绪波荡。作为当时最顶尖的人物,此人堪称一世枭雄,在漫长的政治生涯中起起落落,在诡谲的政治变幻中几度沉浮,他也曾八面玲珑、俾睨天下,也曾千夫所指、遗恨终生。最后他回到了他钟爱的安阳,静静地躺在这里,他会否想起自己曾在这里的大搞军演剑指天下,曾在这里独钓洹河韬光养晦。

站在洹河边上,似乎真能体会到那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洹河依旧静静地流,和一百年前一样,而成败却已是往事,为谁赞叹为谁唏嘘。